縱囚論裡的心情世界

鄭明析牧師的證道話語

縱囚論是華人圈裡,古文的必選佳作之一,更是翻案文章中的翹楚,宋代歐陽脩透過充滿力道的論述推翻了過去對於唐太宗李世民『德政』的認知。
也許不是每個人都讀過這個故事,這邊還是簡單的整理一下縱囚的過程,唐太宗時期曾經在過年之前把大牢裡所有的死囚聚集在一起,相約讓他們回去過節,等到時間一到請這些死囚乖乖的回來接受死刑,約定的日子一到這些囚犯果真不約而同的回來了,太宗感念囚犯們依約赴死的精神,所以釋放了所有的死囚。


第零階層:縱囚是對的,唐太宗是明君。
在貞觀之治的背景下,縱囚這件事更是被百姓歌功頌德,傳為歷代佳話。
但是直到南宋歐陽脩時,他並不這麼認為,在文章當中提到:
其囚及期,而卒自歸無後者,是君子之所難,而小人之所易也。此豈近於人情哉?
說到連君子都很難做到,怎麼這些死囚這麼輕易就做到呢?
人人稱頌這是太宗道德感化至深,改變人個性之快,但歐陽脩直接點名太宗只是為了透過『縱囚』得到美好的名聲,而死囚只是渴望得到『自由之身』,因此文中提到:

夫意其必來而縱之,是上賊下之情也;意其必免而復來,是下賊上之心也。
吾見上下交相賊

(太宗知道他們一定會回來所以釋放;囚犯知道自己回來一定會被赦免,這是上下交相賊)


第一階層:縱囚是錯的,唐太宗是意有所圖。
這也是在課堂老師最常強調,大家普遍所知的,也就是在歐陽脩寫了『縱囚論』以後,大家普遍的認知觀。

後來為了升學,其實自己還蠻喜歡讀國文的,可以作為物化數的調劑。
因為『縱囚論』是被收錄在必考的古文裡面,高三還花了不少時間在研讀這些文章

反覆閱讀時看到其中一段,覺得非常的奇怪:
若夫縱而來歸而赦之,可偶一為之耳。
若屢為之,則殺人者皆不死,是可為天下常法乎?

(若你釋放他們因著他們守約回來而赦免,可以偶爾做一次。
如果常常這樣做,導致殺害他人的兇手永遠不死,怎麼可以當作天下的常理呢?)

讀到這段時自己覺得蠻奇怪的:唐太宗他縱囚幾次呢?
就去查了一下:一次!只有一次!
當時自己蠻得意的,覺得歐陽修的論述是有問題的。


第二階層:縱囚論是不完整的,歐陽脩只不過是借題發揮而已。

我當時一直如此深信著,直到高三的某一天……
寫到一個題目:請問以下何者是最早施行縱囚的人
自己沒有想太多就選了唐太宗,畢竟另外三個名字都太陌生了
答案竟然是漢代的馬援,天啊他是誰!
問國文老師時,她還很自然地回答我:對啊最早是馬援,你不知道嗎?
後來老師很貼心的幫我整理一份資料,列印給我,我看了看才發現:後漢書記載馬援擔任某地縣令時私自縱囚成為歷史首例。
此外在唐太宗李世民以先歷代都有縱囚的案例,約有二十餘件。
我終於體會到,原來歐陽脩說的不只是唐太宗而已,這是中國歷代以來的弊端,有很多人透過這樣的方式沽名釣譽,其中因為唐太宗乃是一國之君,縱囚的規模之大,自然是歷代無法比較的。

那麼歐陽脩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呢?
因為在他的時代,政治作秀也依然是接連的上演著,但是無法直接的點名對方的錯誤,只希望透過文章,讓大家更具備分辨的能力,識破這些政治把戲。

那麼現在為什麼我們要閱讀這些文章呢?
因為我們的時代這些事情也正一天一天的上演著。
歐陽脩多麼想要拯救自己的國家,他看著他的時代寫下這樣的文章,多麼希望人們能理解他所經歷的痛苦與無奈呢?


第三階層:縱囚論是錯誤,文章不只是為了得到掌聲,而是要讀者認真地思考自己所生活時代裡的問題,不要再度過任人擺佈、操弄的生活。

這樣的過程對當時對我來說相當的衝擊,看看第一層次和第三層次,明明看法是同樣的,但是想法的層次是截然不同的,聆聽3/9的主日證道『若經歷到腦中著火的地步, 就按照經歷, 內心暢快地表達來訴說, 也內心暢快地見證, 並且實踐吧』時,我又再次想起這件事情,從第一層次一路爬上來,以及過程中受到的打擊與體會。

總會長牧師的教導:
•因為無法正確地傳達,所以聆聽的人只能低一個層次來感受。
•聽到那句話的人只能「實踐」到那程度,也只能得到那程度的「感動」而已。
•因此,原本會達成的事也無法達成。
結果就不會有內心暢快地實踐並見證的。


聖經也是如此,其中的內容距今也至少兩千了以上了,為什麼我們需要去閱讀他呢?
因為與『我』有關,即便其中的內容是記錄當時代發生的事情,但正因現在同樣的事情也正在發生,所以我們需要去學習。
此外既然學習就應該要仔細地學習,即便擁有同樣的行為、看法,但其深度、層次卻截然不同,縱使國文老師站在第三層次上教導,但是因為聆聽的學生普普通通的聆聽的關係,覺得沒有什麼,只是知識性的聆聽而已。此外有些人像當時的我一般,聆聽之後按照自己的方式解讀,反而覺得老師的教導有問題。

總會長牧師的教導:
•自己所遭遇的問題、辛苦,要正確的表達,才會得到幫助。
•再怎麼樣好的事物,也會按照傳達的水準,認知的水準來對待。

2014/03/09證道節錄
光是看聖經也會發現,當代在<經歷時>經歷了非常多,但<記錄時>卻只是普普通通地記錄,這樣的情況非常多。
當新約歷史來臨、新約的彌賽亞耶穌活著把歷史開展出去時,舊約人們那麼地逼迫、惡評、敵對耶穌,像是看待狗般地輕視他,讓他心焦情急、傷透腦筋,帶給他如同把腦挖出來一般的痛苦。
文士和法利賽人聯合起來那麼地追趕耶穌、施加痛苦、扔石頭、毆打他,想要把他抓起來殺死,帶給他如同腦中著火般的地獄之苦。
到後來,他們終於把耶穌掛在那時代最大的極刑「十字架」上處刑了。
他們一打再打,打到肉全掉光、看見骨頭的地步。打到血都流光的地步。
而且還在他的雙手和雙腳釘上釘子,然後把他掛在十字架上,死了之後還用槍刺他肚子,讓他無法再活過來。
「那時代最大的惡人們」如此對待了「那時代最大的義人」,也就是「 神所差派的彌賽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