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爸爸篇

攝理影像天國

小一的時候,爸媽開始著手創業開設了工廠,廠房中自動化生產的機器都需要客製化訂做,為此投入的資本根本不夠,到後來也背上了負債,種種事情都從那一年開始了,我也從那時起透過爸媽凝重的臉龐,慢慢學會懂事。

爸爸篇
媽媽篇
張太太篇
借錢篇


要怎麼瞭解爸爸的愛呢?
就得要從瞭解爸爸開始,爸爸只有國中畢業,為了家濟開始到摩托車店做學徒,當兵後就從事食品加工業,中間也曾經創業做過刨冰店,簡單來說父親大半輩子都是為了還清負債來生活的,爺爺時代家境還算不錯,但是爺爺過度的花用加上後來檢驗出咽喉癌,健保不發達的年代花了不少醫藥費,家中經濟一路走下坡。
也跟人合夥過,爸爸專長是技術、對方則是行銷,做久了理念不合,爸爸主動提出解散,那個時候我才上幼稚園,當時選了只上半天的幼稚園(也可以說是私塾,對於教學蠻有熱忱的彭媽媽家裡,哥哥姊姊以及我都是在那裡就讀),所以對當時的我來說,看到爸爸是一件很稀鬆平常的事情。不過小孩子就是無法了解大人的煩惱,雖然覺得爸爸怎麼都不用工作,但是又心想:爸爸都一直陪我,真好。

但長大才體會到,一直吃老本度日也看不見下一步該怎辦,爸爸應該相當心煩吧,創業後因著背上負債,父親每次看見貪玩的自己就會破口大罵:不想讀書,就去工作啦!
但這也是爸爸給予關心的一種,爸爸是很不會表達愛的人,不過有一件事情爸爸卻相當的在行,那就是照顧外傷,只要受傷一律都是爸爸幫忙擦藥、換藥(爸爸當兵的時候是醫護兵),在我小學之前也會幫忙掏耳朵,另外國高中跌傷要用「藥洗」(台語,白話意思是跌打藥)都是爸爸幫忙的。
我高二那年爸爸因為工作意外,上半身高度燙傷後就沒有再工作,當時他醉心於工作以外的事情,所以本來不該發生的失誤,卻輕忽了。(我是這樣解讀的,當然沒有人願意受傷),對爸爸而言是一個重要的轉換,反省了自己五十年的人生,近幾年雖然口頭上還是可以指揮廠房的運作,但是實踐力方面就心有餘而力不足。

從別人的口中得知,我能考上不錯的高中、國立的大學當然哥哥姊姊表現也都很優秀,爸爸是非常驕傲的,也許別人會看成是一種炫耀行為(長一輩愛比來比去的,自然連小孩子的成就都喜歡比),但是我想至少在我的這一輩完成了爸爸一輩子都沒機會去做的事情,爸爸說他從來都沒有抱怨過自己的家庭、沒有埋怨爺爺,為了改善家濟讓爸爸失去了繼續升學的機會,反而是三叔、四叔在大伯以及爸爸的幫助下受了比較多的教育。
爸爸說對於受教育這件事情,他不是期待我們真的賺很多錢,但是他希望我能夠擁有更多的「選擇」,度過符合自己期待的人生。

也許人生繞一圈又會回到原點,但是想法改變的關係,所以也懂得觀察、懂得感謝,就像作家吳晟寫的「甜蜜的負荷」,雖然阿公和阿媽未必有為阿爸織就了一生綿長而柔密的呵護(請見底下詩的全文)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因這是生命中
最沉重
也是最甜蜜的負荷
————節錄自「甜蜜的負荷」一詩

謝謝鄭明析牧師的教導,他在孝順父母上做了最好的榜樣,我長這麼大了,除了讓爸爸照顧自己的健康外,也希望能照顧爸爸的健康,因著三十個論認識 神,也瞭解一個身為人的本分、基本,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是報答這份恩惠。
——
吳晟.甜蜜的負荷

下班之後,便是黃昏了
偶爾也望一望絢麗的晚霞
卻也不再逗留
因為你們仰向爸爸的小臉
透露更多的期待

加班之後,便是深夜了
偶爾也望一望燦爛的星空
卻也不再沉迷
因為你們熟睡的小臉
比星空更迷人

阿爸每日每日的上下班
有如你們手中使勁拋出的陀螺
繞著你們轉呀轉

將年輕激越的豪情
逐一轉為綿長而細密的柔情

就像阿公和阿媽
為阿爸織就了一生
綿長而柔密的呵護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因這是生命中
最沉重
也是最甜蜜的負荷

廣告

4 thoughts on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爸爸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