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太陽的孩子Wawa No Cidal]願每一個人都能在太陽下生活

太陽的孩子
太陽的孩子電影粉絲頁
會從劇本編寫的角度去分享這部作品,這部作品是參考自其中一位導演勒嘎·舒米的媽媽舒米.如妮的模型去編寫的,在電影中段的時候單親媽媽Panay透過一個教授給的機會,能夠有幾分鐘的時間說明關於復育梯田的計畫,她說她的名字Panay意思是美麗、豐收的稻穗,仔細觀察在片中有明確點出族名的角色,其實除了媽媽之外就是兩個孩子Nakaw和Sera,去查了電影中出現的幾個名詞,發現了不少導演的巧思。

太陽的孩子
阿美族(Amis)又稱為邦查(Pangcah),族語中有「人」、「同族人」、「平坦台地」的意思。在片中Nakaw參與田徑的徵選,在媽媽的鼓勵下:「不管妳等一下跑的是輸還是贏,妳都不可以這樣逃避。」接著她大聲的告白出自己的身份:「妳是誰!」「Pangcah!」
「妳是誰!!」「Pangcah!!」
「妳是誰!!!」「Pangcah!!!」

透過Nakaw的口做出了族群認同的告白,也彌補了Panay內心中的遺憾,她小時候演講比賽,常常在台上一開口就抓住評審目光,因為這位原住民小朋友竟然沒有口音,後來還得到「部落之光」的獎項,但是對於Panay來說,這卻是她對於逃避自己是原住民身份的一種方式,所以人家越是提到「部落之光」四個字,只讓她內心越是沈重。

在阿美族的傳說中,他們認為他們的始祖Sera與Nakaw為兩兄妹,因為大洪水襲擊,兩人乘著木臼漂流到阿美族的聖山Cilagasan(貓公山),所以片中這對姐弟也被賦予了一個期待,也就是阿美族的新希望要從些孩子身上來展開。

太陽的孩子
問了同是原住民的朋友,雖然許多原住民的文化裡都有祭祀祖靈的傳統,不過原住民信仰基督教的比例卻相當的高,因為原住民認定有「造物者」的存在,看著電影美麗的田野、山川時,也真的不得不認定這個部分。
爺爺所做的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請讓我有生之年能夠看到土地恢復。」
當大家擔心著阿公的健康時,他做出的禱告不是希望自己的病被醫治,而是知道人的肉體總有結束的一天,不過希望 神的旨意能夠在活著當代就成就,並不是一昧的延長肉體的生命就行了,而是要每天度過天命的生活才行。

電影中導演加入了許多時下流行文化、社會議題,諸如太陽花學運、媒體效應、網路文化,剛看到的時候自己覺得:「怎麼把現實生活的事情搬進來,好奇怪、好突兀。」但是一次次的呈現這些事件的時候,我反而覺得這樣的電影正反應了我們這個時代所處的環境、面臨的問題,弟弟打給媽媽的時候拿著舊式的手機、媽媽在臺北使用智慧型手機,有好多的地方點出需要被關注的事情,區域、族群、城鄉的差異,就在這樣的差異下,點出了「太陽的孩子」這個標題,雖然每個人都有差異,但是每個人都能在太陽下自信地生活著。
同行的友人覺得,整部電影的前面的低潮、瓶頸鋪陳的太長,後面歡樂收尾的部分顯得有點短促,覺得比重蠻失衡的,不過我自己是覺得,因為這就我們活在這個當代就要面對的問題,對於片中的主角們來說電影結束了就結束了,然而現實中還是充斥了許多等待著我們去解決的問題,我反而很感謝導演「沒有拍」那種夢幻泡泡般的超棒結局,希望走出電影院的每一個人都可以花點時間去思考,去關注這一塊土地正在發生的問題。

太陽的孩子
「太陽的孩子」透過這個片名可以看出導演的格局,他想要探討的並不是「阿美族」、「台東」,而是他想談論在我們的時代裡發生的「問題」,電影宣傳上的文案寫著:
「但願太陽底下的每一個孩子,
都能夠以自己為傲,
都能用自己的語言,大聲唱自己的歌,
都能夠堂堂正正站在自己的土地!
不需要被任何驅趕。」
希望看完電影的人,都能得到
去面對問題的勇氣。

延伸閱讀:兩位導演美好的相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