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地跟我討論吧

攝理教會研究生
學長研究的題目一直碰到瓶頸,將近一年以來還是連想量測的結果都沒有得到,更不用說進一步的分析。
在做的實驗並不是什麼獨創性、前所未有的內容,不過基於研究的精神,老師更期待的是我們在發展一套技術的過程中學習到更多的觀念、方法論。否則只要跟技術成熟的實驗室請教,不僅是實驗方法,應該連程式碼都可以給我們。但令人痛苦的是每週開會的時間,學長會報告按照老師指導的方向嘗試的結果,放上許多波形圖,接著又是大夥一陣虛無縹緲的偵探推理時間,一小時後「大致」又得到一些新的想法,最後所有人又都在不確定性、一頭霧水的情況下結束。
想必是這樣的狀況持續太久了,所以這次老師耐不住性質地發洩了下情緒:「我覺得你太少跟我討論了,這一點點內容為什麼要做一個禮拜呢?不是把圖片展示出來就好,我想知道你對於這個實驗有什麼看法。你其他的時間都在做什麼呢?」會議室的空氣頓時僵硬了起來,大家的眼色各自看向不同的地方不想跟老師對上眼。

被這樣責怪,第一時間我想任誰都會無辜地說:「我都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啊!實驗弄不出結果,我也很悶。」
學長板著臉回話說:「我還有做更很多嘗試,修改其他變量,但是都沒有具體的效益,所以就沒放出來。」
老師接著說:「你應該要不斷地跟我討論才行,一週一次是不夠的,而且你做了什麼都要讓我知道,這都是一個累積的過程,不然每次我都是來這裡當場解決你的問題,這樣毫無效率可言。最起碼前一天你要把分析的訊號結果都寄給我,讓我看過之後再討論吧。好的、壞的,你都要跟我報告,不是有東西、有成效的才報告,沒有結果的也都要跟我說。」

可以理解學長很悶的心情,現在連訊號都得不到的,根本沒辦法著手分析,更不用說進行碩士論文的研究。
會議結束,大家摸摸鼻子,今天早早就離開實驗室回家去了,我自己一個人還留在實驗室,靜靜地沈澱心情,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又跟主對話起來了:「似乎……,我在天的面前也是如此耶,很少討論。」

此外,我總是想呈現好的一面、好的結果,覺得浪費時間、沒意義的事情就自己默默地放在心底,學校老師自然是無法跟主的層次比較,主想要愛我、關心我、幫忙的內心是更強烈的吧?主一定也不想看到我那獨自奮鬥、掙扎的模樣。
“不斷地跟我討論吧!"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早上又聽到更進一步的教導:
“雖然先試著去做也很重要,但比那更重要的是方向。
先試著去做對的事物,這是挑戰也是奇蹟。
然而,你因為想做自己期盼的事,
就說:「先試著去做再決定嘛!」這是讓自己合理化。
不論何事,方向都非常重要。"

頓時解開我的疑問,仔細想想每次尋找神的契機都是卡關、遇到困難的時候,但關鍵是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好好的討論、確認方向,一股腦地按照自己的理解、猜測去做。
「但是非要確認到得到回應為止,得到具體的教導為止,那豈不是綁手綁腳,總邁不出腳步嗎?」

“行為累積起來而喜歡時,那份力量就會很龐大。
因為只要喜歡,就容易走那條路。
不要把「先試著去做」用來將自己合理化,
而是把這當成挑戰「對的事物」的方法吧!"

這真是句拗口的話,當成.挑戰.對的事物.的方法,也就是說比起一直問為什麼?或是盲目地做。
更重要地是確認好方向後,努力去實行、完成那件事情,對嗎?
「這樣說我就能理解了,因為不論是走上怎樣的路,因為還沒看到結果,所以都會產生疑問、恐懼、擔心,但關鍵是一旦得到了正確的方向,把事情完成就是我自己的責任。」

「原來討論就是如此的重要啊。」
坐在實驗室的位子上托著腮,我心想,某種程度來說也有老師表達得不好的地方,不過根本來看,老師是真正為了學長著想,也很想幫忙的關係才那麼說的吧。
為什麼他可以做出這麼棒的指導呢?
在團隊中常常只會著眼於能力很好的成員,如果要不偏離道路、長遠地經營,果然還是得找到導師才可以。

“只要稍微多做一點,「問題」就能解開。"——鄭明析牧師
只要稍微多思考一點,就不會誤會啊。

[一聽再聽]夜空中最亮的星(逃跑計劃)

一個人在通勤、獨自思考時,戴著耳機尋找一個依靠或者是氛圍,在急速的網路世界中,這些歌使我們放下手邊的工作、生活中的煩惱,只想讀讀它的歌詞,然後裝載著力量、方向、感動,繼續一次剛強壯膽的行軍。

逃跑計劃是一個大陸樂團(Escape Plan,原名Perdel),原名孔雀樂隊,成員中是從比賽出道,2012年才聲名大噪,在第四屆中國搖滾迷笛獎,一舉得到四項大獎:最佳年度搖滾樂隊、最佳年度搖滾專輯《世界》、最佳年度搖滾歌曲《夜空中最亮的星》、最佳年度搖滾男歌手(主唱:毛川)。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今天介紹的正式獲獎的歌曲《夜空中最亮的星》,提到信仰人們就會聯想到宗教,然而信仰的本質是,人們本能性地在天地間尋找一股力量,懇切的祈禱能得到萬有存在者的回應。如同團名一般,真的讓聽的人能脫離到喧囂的世界之外,好好的靜一靜。
我最喜歡這段歌詞:
“我祈禱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和會流淚的眼睛
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
喔越過謊言去擁抱你"

彷彿有一個很重要的人,他指引了我們人生的方向,但在學習、追隨的過程中,有些流言、惡評,讓我們傷心、錯愕、弄不清楚真相,但曾聽到的那話語真真切切地留在心裡,得到過的感動與美好故事無法忘記。
人與人之間產生誤會時,比起憤怒地要去批評對方,最難受的是不知道該不該繼續抓住那可以棲身的枝子,相繫的內心被撕裂將要遠離。

“喔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等太陽升起 還是意外先來臨
我寧願所有痛苦都留在心裡
也不願忘記你的眼睛"

下一步該怎麼走呢?
因為憑自己的能力、想法已經無法釐清答案了,所以唯有仰望著夜空中最亮的星說:「請您引導我。」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小常識:
夜空中最亮的星是什麼興呢?
金星,在每年7/10亮度達到最亮,在清晨升起又被稱為晨星,其亮度令天空中其他的星星失色。
延伸閱讀:
讓整個宇宙都安靜下來——金星
——
歌詞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聽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獨和歎息
喔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記起
曾與我同行 消失在風裡的身影
我祈禱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和會流淚的眼睛
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
喔越過謊言去擁抱你
每當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
每當我迷失在黑夜裡
喔喔喔夜空中最亮的星
請指引我靠近你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
曾與我同心的身影如今在哪裡
喔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等太陽升起 還是意外先來臨
我寧願所有痛苦都留在心裡
也不願忘記你的眼睛
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
喔 越過謊言去擁抱你
每當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
每當我迷失在黑夜裡
喔喔喔 夜空中最亮的星 喔歐 請照亮我前行

我祈禱擁有一顆透明的心靈
和會流淚的眼睛
給我再去相信的勇氣
喔 越過謊言去擁抱你
每當我找不到存在的意義
每當我迷失在黑夜裡
喔喔喔 夜空中最亮的星
喔歐 請照亮我前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聽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獨和歎息

學習吧,不要只是獻上笨拙的愛

護魚步道
今天是實驗室難得的出遊,早上得到一個教導:「越成長,就越不該忽略學習。這樣才能被長久使用,也才能持續提升層次來被使用。」
雖然沒有講明是指什麼事情,但是自己也把這個當成今天要努力的方向,果然是按照帶著多想學習的心而決定的,在今天就學習了兩件新的事情。
第一:懂得適時放棄,珍惜在你身旁更有價值的事物
本來早上是打算路跑之後再中途加入實驗室的出遊,但那其實只是一次短程、免費路跑,本來固執的個性就覺得既然報名了就不應該取消,但後來想想,如果因著「晚到」把這當成藉口,疲憊、沒有力氣的度過一天,又希望別人體諒,這值得嗎?甚至還可能受傷。
比起多而又多的路跑比賽,難道與實驗室的同學們一起出遊有那麼困難嗎?
幾經掙扎後是我改變了自己的規劃,充分準備後參與了全程的出遊。

南庄桂花巷
第二:不要只是獻上笨拙的愛
中午與教授用餐後,短暫與老師分開的時間,我們一群學生一邊逛街一邊吃喝,其中一段大家停下腳步把手上的食物吃完,隨後就在那邊開始拍起照來,拍了幾張後就有人提議:「我們來排字,排"I ❤ Lab"好嗎?」
拍完照之後,每次我都會把照片整理在實驗室的社團裡頭,最期待就是老師檢視這些照片的時候,因為老師會本能地在喜歡的照片上按讚,一般攝影的想法是,如果把主講者、主角拍的好看一定會得到青睞的,不過跟老師幾次互動下,我才瞭解到,主人最想看到的是賓客、與會者滿足、盡興的模樣。
老師喜歡那些學生自然反應、生動地互動的照片,此外也對喜歡整體的大合照。
看到老師按下那張我們排字的"I ❤ Lab"照片時,我突然想到:「哇,老師看到這張照片一定非常開心吧。學生發自真心地喜歡研究生的生活。」
想到信仰生活時,有時候真的是帶著很僵硬的想法,獻上笨拙的愛,想必讓所愛的 神感到難為情,只能體諒我的狀況而不得不接受那份心意,獻上的往往只是「自己覺得」有價值、喜歡的事物,但我多少時候真的為對方著想呢?獻上能真實打動「主」內心的告白呢?

"<爬上信仰極端的人>,
不論何時 神、聖靈和聖子都能自在地對待他們。
<必須看臉色來說話、要挑時機和場合說話的對象>
其實是「距離遙遠的人」。"—— Jung Myung Seok

攝理教會鄭明析牧師
(療癒的玩偶,希望他們能多多露臉)

醫生的研究夢


每次排行程時,總會有一種無力感,事情雖然不至於相撞,但總是緊密地黏在一起,讓人不得不被追趕。
今天跟老師到台北開會,事前沙盤推演各種狀況,研究如何更好地說明目前的研究進度,不過總跟我們想像的不同,醫生倉促地在午餐的時間跟我們見面,他自己沒有吃東西,稍稍聽了幾句報告後,後面的時間他幾乎不停地回饋建議,直到他手機響起才告辭回去繼續門診。
他本身已經是部門的主任,但還是很積極地在從事研究,在門診、開刀之外的時間,還要做實驗、論文寫作真的很不容易,回程的路上我問老師:「論文、專利這些成果可以幫助他的考績嗎?他好積極。」
「當然多少會有幫助,我對於他們的體制不是很了解,但他已經是主任醫生另外也有正教授的職位,想必自我追求,才持續一直在拼。」
我們合作的對象是這個醫生名下的「醫學中心」,不過這個中心其實只是有一位助理,和兩坪大的辦公室,裡頭兩張桌子、兩張椅子、一個小冰箱,容納三個人已是極限。
老師接著說:「在大醫院中,他本身也有一定的地位,不過實際上能爭取到的資源其實也只有這麼一點點位置,他還是那麼努力地想要在醫學研究上貢獻心力,除了工作賺錢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有遠大的理想——希望能有更多病人能被醫治。」
教授自己反省的說:「原來我們做的事情不單只是弄弄數據、做數學分析,是真的會影響到人類醫療的事情啊。」

對啊,雖然現在是這麼忙碌,但絕對不要忘記自己是為了什麼而如此馬不停蹄的生活著。

“若不醫治生病的人,他終究會死亡;
同樣的,若不醫治心靈生病的人,則永遠是死亡。"——天的話我的話

深夜的基督徒

高三一次補習回家的路上,遇到三個韓國女生,她們不停地跟我宣傳「基督教聖餐」儀式的重要性,講了快半個小時還在路旁看了見證影片:「那你有機會的話,會想來參加聖餐式嗎?」
我吱吱嗚嗚地說「這個…有機會再說吧。」
「我們教會在前方左轉就而已,現在就可以去領聖餐。」
(哇,這招我完全沒有預料到!)
「那個太晚回家家人會擔心啦。」
「不重要,天上的爸爸才是你真正的爸爸!你跟我們走就可以找到爸爸。」
最後弄到快十點半才到家,雖然發生這樣的奇遇記,不過自己一直都是那種不喜歡給別人貼標籤的人,什麼樣特質的人都有,不需要因為一件事情就把打翻一船人。
也許是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所以在遇見命中註定的那一次時,機會沒有從我手中溜走。

延伸閱讀:
只要是主所喜歡的事
http://wp.me/p46LW1-tm

向主一片丹心的鄭夢周정몽주(東方理學之祖)

刊登於攝理新聞台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鄭夢周(1337年-1392年4月),字達可(달가),夢周一名由來相當有趣,據說他父親鄭雲瓘在夢中看見了周公,為他取名「夢周」。他24歲時,便在三場科舉考試中連中三元(像是基測、學測、指考都考到全國榜首)。他是高麗王朝末代的學者,當時國家以佛教為中心,但是經過三十幾代國王的佑護漸漸腐敗,僧侶們大肆建設寺院,舉辦鋪張的法會斂財營利。而在十三世紀的時候,中國從朱熹開始進行了一連串的謗佛運動,將佛教視為異端,極力地想要排除在儒學思想中帶佛教色彩的部分。高麗則是在十四世紀末的時候,包含鄭夢周在內的幾位學者大力地在國內推行朱子學派的儒學,想要一改當時錯誤的社會風氣,他幾乎是完全繼承了《朱子集注》中所有思想。後代研究將其言論與朱子學做對照,結果發現內容相似度之高幾乎無一處有出入,他對於事情的論證總是順理合乎人情且精準,因而被尊為「東方理學始祖」。

鄭夢周
高麗王朝末年,外部要抵擋明朝、日本的壓力,內部則是李成桂(朝鮮王朝的開國之君)掌握兵權讓國王的地位式微。在外交上,為了守護國家的地位,他曾出使明朝六次,日本一次。其中最重要一次是在政治路線上親「明」的君王恭憫王被殺害後,發生了明朝派遣的使臣遇刺的事情,這使高麗與明朝的關係惡化。鄭夢周準確地針對事件原委進行了說明,緩解了兩國矛盾。出使日本時他更以出眾的才識力抗日本眾臣,說明了兩國外交上的利害關係,成功地帶回數百名戰俘。

1392年,現任君王恭讓王自感李成桂勢力日漸壯大,為求自保與鄭夢周商議密謀反對李成桂,同年4月4日,李成桂第五子李芳遠邀請鄭夢周輔佐李氏家族建立新王朝,為此寫下《何如歌》
如此亦如何,如彼亦如何。
城隍堂後垣,頹落亦何如。
吾輩若此為,不死亦何如。
但是鄭夢周以《丹心歌》告白他對於國家的忠心:
此身死了死了,一百番更死了。
白骨爲塵土,魂魄有也無。
向主一片丹心,寧有改理也歟(豈有改變這道理的事嗎?)。
丹心歌

離開府邸後遂被暗殺於開城的善竹橋선죽교(據說是死於亂刀之下),這件事讓李芳遠背上了惡名,不過鄭夢周死後再也沒人能阻擋李成桂稱王。恭讓王懇求李成桂能留其性命,向李氏立下君臣之誓,高麗王朝也就此結束。直到李芳遠繼位,才又重新追封鄭夢周為「大匡輔國崇祿大夫領議政府事、修文殿大提學兼藝文春秋館事、益陽府院君」,諡號文忠,並將其入祀孔廟。鄭夢周至死仍捍衛祖國的表現,人們此後每當經過善竹橋時,都會特別追思鄭夢周的忠義、犧牲,對於後代不論是其文學、政治、思想、氣概與忠義都在歷史上成為了典範,史載其「不動聲色,張設咸當,時稱王佐之才」。
善竹橋
(開城市善竹橋,被列為北韓第36號國寶)

而其血脈也有傳承下來,比較著名的是偶像團體神話成員申彗星(신혜성本名鄭弼教),他曾在節目上公佈族譜證明其為鄭夢周第32代子孫。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而丹心歌也有被引用作為歌詞,同為其後裔的詩人鄭明析寫下《我的身死而又死》一詞,第一段引用丹心歌的內容,但是這個「主」則非指君王,而是主耶穌基督,第二段則延伸講到,就算靈魂消滅了,也不會遺忘與主之間的愛:
我的身死而又死,一百次得治又死,
白骨變為塵土,我的心魂似有又無,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我的靈死而又死,一千次得治又死,
天骨變為塵土,我的靈魂似有又無,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抹大拉馬利亞,所有罪惡得到寬恕,
深深地感動著,願把香膏獻與我主。
在這瞬間群眾圍繞,不了解這心情,
當看見這情景,口中卻出毀謗的話。

親愛的我的同胞,請聆聽我之話語,
永遠的死火中,為我受死我主耶穌,
回憶起他的愛情,在這世上沒有可比。
回憶起他的愛情,在這世上沒有可比。

丹心歌
進一步按這歌詞有人寫了福音歌曲「唯一的愛」


(註:韓劇《茶母》的片尾曲丹心歌與此詩無關)

延伸閱讀:
也許是一首詩的重量
詩人 鄭明析, 被記載於 韓國百年史詩人 名單中
鄭明析詩人「詩的女人」、「以詩來訴說」賞心悅目的構想插畫引人注目
世界五十多個國家 擁有二十多萬名會員, 基督教史的里程碑

高雄一日遊——駁二特區

蒸氣龐克
(金屬製的小兔子,個個都穿戴著頭盔)

自己規劃了高雄一日遊,每次都想去駁二特區的原因是總會有新的展覽,現在的方案花少少的149元,可以參觀主要的展區以及哈瑪星小火車(很有特色,可以自己去搜尋圖片)、駁二塔。
(少數邀請的特展要額外購票)
高雄駁二特區
還有一本很精緻的護照,湖水綠的顏色非常好看,有場館資訊以及可以的筆記、蓋紀念章的區塊。
印象深刻的展覽室「偵探劇」,一邊看展覽要一邊推理,其實也說不上是推理,我覺得這樣展覽的優點是讓觀賞者深入地去「理解」創造者的理念。觀賞者要在每一個作品展示的房間中一邊欣賞作品,一邊試著回答手冊上的問題。可能平時隨便就看過去的內容,但充分地讓人在單件作品房間中待上十分鐘。
駁二塔
(駁二塔的玻璃,不同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漸層,這張就是直接拍的效果)

很多事情真的不去看的時候就不會了解,活了一些年歲後,明明是年輕人,不過卻時常仰賴自己的經驗去「推敲」,真的走出去的時候才會驚訝地說:「原來是這樣,竟然有這樣的事物啊。」
許多事情過於仰賴自己的經驗跟理解,往往就會錯誤理解,那麼到底要確認到什麼程度呢?

“確認到,你知道結果後不會後悔的程度吧!"內心的聲音如此說了。

高雄駁二特區

“人們的腦在「看和聽方面」轉得很快,但是在「分析、分辨、確認和判斷方面」卻很弱。
並不是在「看和聽方面」出現問題,而是在「分析、分辨、確認和判斷的階段」最會出現問題。"——Jung Myung Se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