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主一片丹心的鄭夢周정몽주(東方理學之祖)

刊登於攝理新聞台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鄭夢周(1337年-1392年4月),字達可(달가),夢周一名由來相當有趣,據說他父親鄭雲瓘在夢中看見了周公,為他取名「夢周」。他24歲時,便在三場科舉考試中連中三元(像是基測、學測、指考都考到全國榜首)。他是高麗王朝末代的學者,當時國家以佛教為中心,但是經過三十幾代國王的佑護漸漸腐敗,僧侶們大肆建設寺院,舉辦鋪張的法會斂財營利。而在十三世紀的時候,中國從朱熹開始進行了一連串的謗佛運動,將佛教視為異端,極力地想要排除在儒學思想中帶佛教色彩的部分。高麗則是在十四世紀末的時候,包含鄭夢周在內的幾位學者大力地在國內推行朱子學派的儒學,想要一改當時錯誤的社會風氣,他幾乎是完全繼承了《朱子集注》中所有思想。後代研究將其言論與朱子學做對照,結果發現內容相似度之高幾乎無一處有出入,他對於事情的論證總是順理合乎人情且精準,因而被尊為「東方理學始祖」。

鄭夢周
高麗王朝末年,外部要抵擋明朝、日本的壓力,內部則是李成桂(朝鮮王朝的開國之君)掌握兵權讓國王的地位式微。在外交上,為了守護國家的地位,他曾出使明朝六次,日本一次。其中最重要一次是在政治路線上親「明」的君王恭憫王被殺害後,發生了明朝派遣的使臣遇刺的事情,這使高麗與明朝的關係惡化。鄭夢周準確地針對事件原委進行了說明,緩解了兩國矛盾。出使日本時他更以出眾的才識力抗日本眾臣,說明了兩國外交上的利害關係,成功地帶回數百名戰俘。

1392年,現任君王恭讓王自感李成桂勢力日漸壯大,為求自保與鄭夢周商議密謀反對李成桂,同年4月4日,李成桂第五子李芳遠邀請鄭夢周輔佐李氏家族建立新王朝,為此寫下《何如歌》
如此亦如何,如彼亦如何。
城隍堂後垣,頹落亦何如。
吾輩若此為,不死亦何如。
但是鄭夢周以《丹心歌》告白他對於國家的忠心:
此身死了死了,一百番更死了。
白骨爲塵土,魂魄有也無。
向主一片丹心,寧有改理也歟(豈有改變這道理的事嗎?)。
丹心歌

離開府邸後遂被暗殺於開城的善竹橋선죽교(據說是死於亂刀之下),這件事讓李芳遠背上了惡名,不過鄭夢周死後再也沒人能阻擋李成桂稱王。恭讓王懇求李成桂能留其性命,向李氏立下君臣之誓,高麗王朝也就此結束。直到李芳遠繼位,才又重新追封鄭夢周為「大匡輔國崇祿大夫領議政府事、修文殿大提學兼藝文春秋館事、益陽府院君」,諡號文忠,並將其入祀孔廟。鄭夢周至死仍捍衛祖國的表現,人們此後每當經過善竹橋時,都會特別追思鄭夢周的忠義、犧牲,對於後代不論是其文學、政治、思想、氣概與忠義都在歷史上成為了典範,史載其「不動聲色,張設咸當,時稱王佐之才」。
善竹橋
(開城市善竹橋,被列為北韓第36號國寶)

而其血脈也有傳承下來,比較著名的是偶像團體神話成員申彗星(신혜성本名鄭弼教),他曾在節目上公佈族譜證明其為鄭夢周第32代子孫。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而丹心歌也有被引用作為歌詞,同為其後裔的詩人鄭明析寫下《我的身死而又死》一詞,第一段引用丹心歌的內容,但是這個「主」則非指君王,而是主耶穌基督,第二段則延伸講到,就算靈魂消滅了,也不會遺忘與主之間的愛:
我的身死而又死,一百次得治又死,
白骨變為塵土,我的心魂似有又無,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我的靈死而又死,一千次得治又死,
天骨變為塵土,我的靈魂似有又無,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向我主一片丹心,怎麼能夠把他忘卻。

抹大拉馬利亞,所有罪惡得到寬恕,
深深地感動著,願把香膏獻與我主。
在這瞬間群眾圍繞,不了解這心情,
當看見這情景,口中卻出毀謗的話。

親愛的我的同胞,請聆聽我之話語,
永遠的死火中,為我受死我主耶穌,
回憶起他的愛情,在這世上沒有可比。
回憶起他的愛情,在這世上沒有可比。

丹心歌
進一步按這歌詞有人寫了福音歌曲「唯一的愛」


(註:韓劇《茶母》的片尾曲丹心歌與此詩無關)

延伸閱讀:
也許是一首詩的重量
詩人 鄭明析, 被記載於 韓國百年史詩人 名單中
鄭明析詩人「詩的女人」、「以詩來訴說」賞心悅目的構想插畫引人注目
世界五十多個國家 擁有二十多萬名會員, 基督教史的里程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