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幣公主與金屬怪人


我是硬幣公主,我住在一個萬國貨幣博物館裡面,我是這裡頭最特別的硬幣,我總是坐在一個鮮紅色金色蕾絲邊的小枕頭上,四面是透明且乾淨到感覺不到存在的玻璃屏幕。雖然這裡有上千種貨幣、不同的幣值,但沒有任何一個是跟我一樣的。

每天早上,館員都會拿著細緻的手巾,輕輕地擦拭著我,並且確認居住環境的溫度、濕度。
「我是多麼幸福的硬幣啊!我是最獨特的硬幣、我是硬幣公主。」
當我為此沾沾自喜時,聽見了一位站在我面前的孩子大聲說著:「媽媽!妳快來看,這裡也有十元硬幣耶,這個跟我口袋裡面的一模一樣耶。」他隨即地從口袋中抓出了幾枚一模一樣的硬幣。
「弟弟啊,你很厲害喔,馬上就認出來了。」
「那旁邊這個是什麼?」
循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他正盯著那「傢伙」——金屬怪人,他跟美麗、圓整的硬幣不同,身上雖然銀銀亮亮,卻相當的不平整、呈現塊狀的,躺在一個黑色帶著細毛的霧面桌巾上頭,每個人經過都會拿起來把玩一番,閉館後館員會粗魯地潑酒精在他身上,搓揉後把他摔在黑色桌巾上。
「這是鎳合金啊,櫥窗裡的十元硬幣跟這個金屬塊重量是一模一樣的喔,你可以拿起來比較看看。」解說員一邊指著那傢伙,一邊說明。
「真的耶,雖然形狀不一樣,但重量是一樣的。」每個人都輪流地把金屬怪人握在手中,有些人感到有趣而喜滋滋地笑著,也些人若有所思地發出驚嘆。
「這金屬塊如果拿去賣掉,差不多就是可以換到一個十元硬幣喔,價值是相等的喔,在製幣的、訂定通用貨幣時……。」解說員仔細地說明著。

「原來是這樣啊!我瞭解了。」弟弟點頭如搗蒜,右手倒是很隨便地把那傢伙放回那黑色桌巾上,金屬跟木頭桌發出了悶悶的撞擊聲。
「輕一點啦!」說話的正是金屬怪人,那撞擊讓他醒了過來。
「都快要閉館啦!現在才起床啊。」我最討厭看到傢伙了,不僅骯髒又很粗俗。
「公主您好,我可沒有睡著,剛剛那小孩子說的話我可都聽的歷歷在目。」
「這樣啊,你都聽了什麼呢?」我恨不得,自己可以把臉別過去另一面。
「哎呀,公主的反應也不要那麼直接,很傷人耶。」
「雖然我們形狀不同,但本質上我們都是一樣的吧,都是等價值的存在。」
「少自以為是了,你這怪物!」


我以為會永遠這樣生活下去,但誰知道跟這個討厭的傢伙告別的方式,是我想也想不到的。
「同樣是十元硬幣,到處都有,為什麼偏偏要選這個年份呢?」一位學者跟館員討論著一件事,館員的臉色有些焦慮,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答話。
「因為當初博物館是這一年成立的,所以這十元硬幣只是把該個年份的硬幣選了一枚放進來。」
「不應該這樣,你們要選開始發行錢幣的年份來放,這樣更有意義不是嗎?」
「好的,謝謝李博士,我們會再改進的,很感謝您這次的蒞臨,如果有什麼建議請您不吝指教。」
「這些多餘的禮數就免了。」在這個恆溫恆濕的空間中,他穿了一個深棕色的長版外套,他抓住外套下擺,甩頭就離開了。
「妳會被換掉嗎?」那傢伙問。
「你……你閉嘴,用不著你為我關心。」

但是那天還是來到了,「新來的」那枚硬幣有些年紀,表面不是很光滑,有些生鏽的地方,再怎麼擦拭也無法修復,端正地放在一個紅褐色的木架上,背後一面光亮的鏡子,讓人可以一併地看到他背面的模樣。
「革……革革命成功了嗎?現在我在哪?」
「老爺子,你不用擔心了啦,在這裡頤養天年吧!」金屬怪人用睡眼惺忪的聲音說。
我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來,我就被裝在口袋裡帶離了博物館。

原來,我並不是如此的特別……

陰暗的口袋裡,人體散發出了潮濕的汗水,其他的硬幣與我混雜在一起。
我跟兩個十元以及一個五十元一同被交在一位阿姨手上,那是間便當店,因此身上也染上了一股令人難受的油煙味。收銀機裡同樣的硬幣被堆放在一塊,正當我準備開口時:「刷!」的一聲,收銀機又開啟了,一陣混亂後有些硬幣離開、有些則粗魯地被丟進來。
「我能平安地度過今天嗎?」
「不要說話,你就不能忍忍嗎?」另一個硬幣試圖回應我,收音機又開啟了,他被帶走了。
「妳幹嘛這麼大驚小怪啊?第一天當硬幣啊!」另一個十元硬幣回答我,他身上打了一個洞。
「哇!你怎麼破了一個洞。」
「噓!小聲一點,萬一被老闆娘發現,我可不知道會被怎麼對待,一個小伙子拿我變魔術,所以就在我身上鑽洞啦!我也是百般無奈啦!」
「不過我還算好的啦,看看妳旁邊那傢伙,它是假的硬幣啦,連一句話都不會說。」
「我其實是第一次當硬幣,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要騙了啦,妳已經出廠六年了耶,妳是在國庫躺太久了,第一次出來透氣喔!」另一個十元硬幣年紀比我小,但說起話來相當不客氣。
「這個嘛,這位小弟,你要這麼說似乎也對啦,不過實際上……。」我正想解釋的時候「刷!」的一聲收音機又打開了,一百枚十元硬幣被裝成袋集中起來,收在鐵櫃裡,在狹小、陰暗的空間中,大家都閉目養神,不太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再拿出來的時候,我和幾個硬幣一併交給了一位妹妹。
「妹妹啊,這禮拜的零用錢給妳,別像上次那樣隨便花掉啊!」
「謝謝,媽媽。」
「少喝點飲料行不行啊,妳才二年級啊!」
「好啦,少說兩句嘛,我會改進的。」
隔天上學的路上,妹妹總是抓呀抓的握緊了這幾枚硬幣,似乎在猶豫著什麼,去了便利商店走了一圈吹吹冷氣便出來了。
放學回家的路上妹妹似乎在某一個地方停留了一陣子,雖然很好奇,但始終無法湊上去瞧,只覺得手汗快把我悶壞了,進家門的時候妹妹說了個謊。
「媽媽,零用錢我喝飲料喝掉了,中午喝了一瓶、回家路上也是。」
一陣嘮叨之後,媽媽很擔心妹妹這個壞習慣,長大怎麼嫁人,我也覺得奇怪,怎麼無緣由的編出這個謊呢?


回房間後,妹妹把房門關上,拿出了一個帶著紅色鐵蓋的玻璃罐,裡頭有很多的硬幣,先是把裡頭的數量重新計算後,又把這次的零用錢放了進去,她凝視著我們好一陣子,就算是在博物館,也從沒有人如此地長時間的注視著我。

「為什麼她要這麼做?」我小聲地問。
「對妹妹來說,我們並不是硬幣。」
「什麼意思?」
「妹妹很希望可以減輕家裡頭的負債,但是知道媽媽不願意讓她生活難受,因此總還是會給她零用錢,所以妹妹就把這些硬幣存起來,希望有一天能夠對家裡產生幫助。」
「所以我們是什麼呢?」
玻璃罐裡頭只有一枚五十元的硬幣,她說話了:「本來我們是媽媽對妹妹的愛,但是來到這裡後,變成了妹妹對媽媽的愛。」這一番話,讓我一掃這幾天的恐慌與不安。

又過了一陣子,妹妹把硬幣換成了紙鈔,我又在市場上走了好幾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由使用著我,才體會到,原來錢幣的價值並不在於「觀賞」,而是在於被使用時的價值。
雖然模樣會變,表面不再光亮,但是價值卻永不損減。

某一天
「妳快來看,這裡也有十元硬幣耶,是一樣的沒錯吧。」一個男生呼喚著另一個女生,我被從口袋中拿了出來,跟玻璃櫥櫃中的硬幣對照。
「這個金屬塊是跟硬幣同樣的材質與重量耶。」女生托著金屬怪人一邊說。

「我」很寶貴嗎?「金屬怪人」很寶貴嗎?「老將軍」很寶貴嗎?
是的,我們都很寶貴,「你」也很寶貴。
但是有多麽寶貴地使用才是重點,雖然是一樣的本質,但若越是寶貴地使用,就越可以領受更多。
可以領受更多……啊!
正想說的時候,我又被放回了口袋裡,寶貴地使用看看自己吧,你應該就會知道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