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食物篇

攝理教鄭明析牧師

小一的時候,爸媽開始著手創業開設了工廠,廠房中自動化生產的機器都需要客製化訂做,為此投入的資本根本不夠,到後來也背上了負債,種種事情都從那一年開始了,我也從那時起透過爸媽凝重的臉龐,慢慢學會懂事。

爸爸篇
媽媽篇
張太太篇
借錢篇

你們有喜歡吃的東西嗎?

有些食物,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中,就成了我的用餐的首選、心中的喜愛。本來以為嗜好、愛吃什麼食物,是依照每個人味覺、第一次品嚐的印象、自我飲食指南來決定的。
然而長大之後,對於人生擁有更多的體驗、感觸時,才發現原來所有決定都脫離不了成長背景的影響。每當再次想到、品嚐時,總會令自己想到背後與之關聯的故事,在有限的環境中,一個家庭對於微小事物的喜悅與悸動。

太陽餅

父母,擴大至整個家族,從祖父的那輩開始都是以台南為居住地來發展的,因此親戚中各行各業都有,再藉由他們的人脈擴張,認識的人自然是不少,小時候跟媽媽到處走走時,也都常常遇到爸媽認識的人,也許是幾面之緣,都稍加攀談,都還是沾得上一些緣分。然而台南以外的縣市就很少有認識的人,家上家庭經濟拮据,我們更是很少有出遊的機會。
某一年的年假,有人贈送了清境農場的門票,一家人很開心的出門,但因為不想太多的消費,連午餐全都是家中烹調好的,在園區散散心,黃昏時就跟同行的叔叔們告辭,全家開車回家了。離開時,還參觀了叔叔們住的小木屋,當時只是很天真的心想:「為什麼我們也不住下來呢?」
對於當時家中的經濟狀況來說,能省則省,是最幸福的。


終於,大我六歲的姊姊考上了台中的學校,藉著探訪的機會,家裡去了台中出遊了幾次。其實真的不是去多了不起的地方,但是光是走馬看花,一起吃飯,都對當時的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對於還在台南讀書的我,在好幾年中,都一直有機會吃到太陽餅,酥脆、鬆軟、微甜的口感,成為了我與這段美好回憶最好的連結。

豬耳朵

豬耳朵是在吃麵時,要配滷味一定會夾的。就連一個人吃的時候,都會單點一盤豬耳朵來吃。其實豬耳朵並不便宜,畢竟一隻豬身上能取得的份量不多,常常能知道的滷豬耳朵,光是一點點,就要30元以上。

「為什麼我這麼喜歡吃豬耳朵啊!」連我自己都不自覺地想這樣問。

不過想到小時候跟媽媽一起去吃麵時,一人一碗麵,想稍微多吃一點點的時候,媽媽也總會點豬耳朵來加菜。甚至為了吃到更多,媽媽還找了盤商,去買事先調味好的冷凍豬耳朵,每次要吃的時候就拿一點點,退冰後就可以吃。
當時因為買到很便宜的價格,連續好長一陣子,餐桌上一定會有一小碟豬耳朵。
如果硬要說有什麼營養價值的話,我是真的不太了解,但吃豬耳朵的時候,總會想到全家人一起共體時艱的「快樂」時光。

章魚燒

住在家中,大學以前我自己是沒有吃宵夜的習慣,平常睡得也早,所以自然沒有吃宵夜的必要。我自己覺得吃章魚燒還沒奢侈的,雖然滋味很不錯,但是平常自己一個人也不會特地買來吃。有一陣子會晚自習的很晚,九點半離開學校都要將近十點半才到家,媽媽就會在路上買一家連鎖的章魚燒店。雖然是連鎖的,但老闆蠻有個性的,他穿著運動服,掛著毛巾,有種把賣章魚燒當成休閒似的,一天就做固定的量,生意好賣完就下班。下班就準備去運動一下再回家。


媽媽總會說自己想吃宵夜,然後找我一起買,到頭來其實大多數都是我吃的,她自己可能只吃兩到三顆。
我自己是很愛面子的人,長大之後更體會父母心情時,覺得當父母真的很不容易,要自己默默承受很多壓力,在子女面前,總要丟掉自己的自尊,主動地體貼子女的心意,然而卻又時常得不到小孩的好臉色。

你也有喜歡吃的東西嗎?

想想看,也說說你的故事吧,雖然乍看平淡無奇,然而家庭的生活對於自己而言,家庭就是 神給的最棒祝福。

延伸閱讀:星巴克女孩

廣告

2 thoughts on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食物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