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酒與Nike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同一件事情,人們去做、不去做的理由有千萬種。
我不喝酒,我也有屬於我的理由。碰到喝酒的場合,我最怕的就是有人一直追問原因。
“如果我說出來的話,一定會掃興的,不如別說了。"

父親一直都有飲酒的習慣,在我成長的過程中,父親常因著應酬而醉得不省人事,也有單純在家中酗酒的狀況。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他也顯得越來越不勝酒力。時常腦中覺得自己可以多喝幾杯,但是身體已經負荷不了,所以喝醉的狀況變得越來越頻繁。酒醉後的失態、言語暴力、情緒的變化,對於我來說留下很多不愉快的回憶。醉得很嚴重的時候,連早上媽媽開車載我上學時,爸爸還像個頑固的小孩難以招呼、鬧脾氣。
因此關於酒,比起討厭它的味道、身體吸收後的感覺。光是看到酒、想到酒,就令我感到抗拒。可能這也算是一種腦部的創傷吧。

那麼另一個令我抗拒的東西是Nike,我是直到國中二年級才有慢跑鞋的,在這之前只有一雙休閒鞋,不論上什麼課、到哪都穿著它,下課時改穿涼鞋(母親很討厭我穿拖鞋)。媽媽都是讓我在鄉下的一間鞋行買鞋,具體那些品牌是什麼,我一次也沒弄懂過,反正只要是符合學校規定的白鞋就可以了。考量經濟的狀況,買鞋的預算大約在六百元左右。
國二那年,媽媽很興奮地帶著我跟哥哥到特賣會買了我第一雙超過一千元的鞋子,一雙Nike運動鞋。我穿了一年多,把它穿到已經不像鞋子了,才依依不捨地丟掉。
然而就在某次的數學課堂上,某位同學很喜歡一位NBA球星,上課不斷提著關於他的話題。同學打斷了老師的上課,問老師對於籃球員的看法。那時老師淡淡地回話,本想要敷衍過去,但隨即又加重了口氣。
“我建議你們不要去買Nike,Nike雖然品質不差,但是他們寧願給予球星天價的代言費,也不願意照顧那些製鞋廠的員工,讓他們的薪水多一塊美金也不行。"數學老師當時憤怒、厭惡的表情,時至今日我都還記得一清二楚,後來我就沒有再購買過任何跟Nike有關的產品了。

nike

撰寫此文的同時,我也再次查考了很多資料,其實這樣的跨國企業在製造國壓榨勞工的問題,並不是Nike一個運動品牌的現象,許多熟悉的品牌也在過去幾年中被揭發其無良的生產過程。然而在近兩年來,對於Nike剝削勞工的新聞還是層出不窮,也有美國人自主地反抗Nike的惡行。我的堅持的確帶來很多的不方便,在挑選籃球、足球等用品時,排除掉Nike,幾乎是少去了一半以上的選擇。

我並不會討厭喝酒的人、討厭使用Nike的人,然而越深入瞭解一件事情,就會促使人越強化其行為與意志,就像飲食文化的發展一般,當食物供給趨於穩定、過盛時,人們就傾向吃更美味、更好吃的。不過近幾年隨著食品安全意識崛起,比起吃便宜、美味的食物,人們寧願多花一點錢,購買有保障、健康、對自己有益處的食物。隨如何思考,會在每個當下做出自己覺得最適切的選擇;同樣地,自我管理、健身、減肥、養身,為了維持原則,都會有諸多的不便,別人也覺得偶爾違背看看也無妨。但因為「不要做」對自己是更好的,所以總是忠於這樣的選擇來生活了。

你有自己的生活原則嗎?釐清你的想法,在生活中施行看看吧。

延伸閱讀:禁之不絕,跨國企業剝削勞工實錄

英文報導2017年8月 抗議Nike是血汗工廠的聲浪未曾停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