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父親的郭記肉粽與鄭明析的泡麵

長大之後,對於食物、店家的好惡是越來越明顯,一條路上幾十家店,有些可能從來不曾吃過,也不願給過一次機會。有些則是一周吃一次、兩三天吃一次,甚至有時候不小心連續幾天一天一次。細細的檢視自己每天外食的紀錄,大多是順路、方便、快速為主,除此之外,有些東西我也說不出來為什麼有這些偏執。也許就像人們謠傳的,台南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美食地圖,喜歡拜訪那些店面不起眼,料理十足用心、美味的店家。


學生時代,我通勤的時間很長,經過位於中華西路上的黃昏市場,時常會跟爸爸在那裡的「郭記肉粽」吃宵夜or早餐,那邊的店家很多都是這樣子,從晚餐一路賣到隔天早上,白天反而是休息。客人多數為貨車司機、從事勞力工作的人,還有去晨釣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牆上總貼著一張潮汐表。菜單非常簡單肉粽、菜粽、味增湯、紅茶。我幾乎只吃菜粽,並不是討厭肉粽,而是菜粽太好吃了,甜醬油搭配花生粉,香菜價格便宜時會附上幾片香菜,粽體最大的特色就是,花生仁會均勻地分布在粽子裡。其他家的粽子,蠻多會因為在蒸煮之前,重力的因素,導致餡料都擠在一起,或塞在某一個角。桌上有蒜泥跟一罐甜辣醬,甜辣醬的顏色跟甜醬油的顏色一樣,都呈現淺黃色,吃下去的時候是甜的,後勁有微微的辣,隨即又被甜味所覆蓋。
吃的時候有些人習慣配冰紅茶,我們家的習慣是都會配味增湯,很台南風格的湯,長時間在外地讀書的我,偶爾來回味一次也能感受到那專屬於台南的那股「甜味」。湯裡頭一定會有幾條小魚,每碗湯裡的豆腐、小魚、蔥花的比例都很均勻,美味又富有層次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老闆家中每日可以包的粽子數量是固定的,早晨四五點肉粽很可能就已經賣完了,六七點粽子賣完就收攤。雖然跟老闆不太有什麼互動,但似乎在這個陽春的店面裡面,欣賞熟客們大快朵頤的模樣就是老闆少數可以做的事情。所以老闆始終記得我們家的用餐組合,我大多數是跟爸爸一起來,偶爾是媽媽,更少的時候姊姊、哥哥會一起來。大學時一次去用餐時,老闆還驚訝的說:「你來了啊,結婚了沒?」隨著我的學生時代結束,歲月也確實的在老闆的臉上留下一道道皺紋,不論寒流與酷暑,這個攤販連可遮風的地方也沒有,只有喧囂的省道的車流陪著他。

另外一個食物是泡麵,在爸爸創業背上這「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之前,有一段空窗期,爸爸幾乎整天都是在家中。兒時的印象,爸爸就像是個孩子王,他總要想出嶄新的遊戲、活動來經營孩子回家的時間。一副紙牌就能變出數十種遊戲、學習泡茶與欣賞電影,另外爸爸也常常一邊被媽媽唸,一邊帶著孩子在週末的晚上泡碗泡麵作為宵夜。用瓦斯爐煮的時候,加上蔥花與蛋,再從冰箱中找找有無晚餐剩下的白飯、其他任何可以加入的東西,隨性即可。於是,泡麵對我來說,總是會想起很多跟父親相處的時光。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長大後才意識到那段期間,家裏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父母苦於不知如何謀生,回想起來那段時光,在孩子面前開朗、逗趣的大孩子模樣背後,父親應該有著難以想像的壓力與無奈。

總之,就像這樣子,過去人生的種種造就了今日的我們每一個人,光是飲食習慣的養成,就如此深受成長的經歷影響,更何況是人的個性與思考模式呢。大學時去了教會,鄭明析牧師曾在證道時說,希望大家不要吃泡麵跟可樂,在八、九零年代時,很多人因為生病,所以去找牧師禱告,這些人往往都在得到禱告後、接受醫學的治療後得到康復,可是有些人一再地生病,隔了一陣子,又再拜託牧師能夠幫自己做醫病的禱告。鄭明析牧師檢視了他們的生活後發現,他們過度地吃這些不健康的食物,是因為「錯誤的生活方式,導致自己不斷生病的」,牧師強調信仰與人生是不可切割的,就像要吃健康的食物才會身體健康一般,信仰並不是上教會聽了很多聖經而已,應該要按照聖三位期盼正確的度過生活,才會真正度過靈肉成功、達成永遠幸福的人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很多人都誤以為這是種宗教禁忌,實則是牧師對於教會中每一個人的關心與照顧。在端午節時,我想起了粽子與泡麵的故事,我也想到鄭明析牧師曾經在宣揚福音時,因為生活太過困窘,連泡麵的調味料都拿來充飢,真的是吃到沒有任何東西可吃了,那時就更專注於禱告和傳道。

如果我也經歷過這樣的事情,我應該不會想再見到泡麵在餐桌上,看到別人吃泡麵就不自在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