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行前篇

疫情期間沒辦法出國,想出國怎麼辦呢?
那就出國啊。

對台灣來說,上半年疫情緊張,所以當時到中國出差的同事個個都是抱持著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出發的。比起以往的短期出差,公司希望減少往返各14天的隔離需求。所以一趟去,就是近三個月的時間,確保公司產品可以順利量產後再回來。以當時待在台灣的我來說,覺得出差真的是一種孤立無援的絕望,很多第一線的問題都需要臨場排除,台灣辦公室所能做的,絕大多數都是施加時間壓力,以及對於已發生的問題,丟出更多、更多的問題與質疑。

不知道是出於同情,還是真誠地為了出差的團隊禱告。我也想看看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下,會用什麼樣的心境去面對這個挑戰。下半年開始,自己便暗暗下定決心,如果疫情無虞的話,也參與下半年的出差好了。中國因為是集權政府,加上數位化普及,所以到哪都要透過『健康碼』來通行,只要有疑似案例出現,整個社區或曾經出現在臨近地點的人,健康碼就會一起轉為橘燈、紅燈,倘若是紅燈你連社區的門都出不去,所以在疫情的控制上還是勝過大多數國家的。

出差前想起一件自己在國小三、四年級的故事,當時每個學期都可以明顯地感受到自己在「長高」,進出教室都會嘗試舉起手來要摸門框,某次我到另一個國小去參加數理考試,發現那裡的門框很低,似乎只要稍微用力跳起來,頭就可以碰到門框,我心想自己應該是可以精準的控制肌肉,跳一個恰恰好的高度,讓頭髮柔軟地與上門框擦過。誰知這一跳,碰出一聲不小的撞擊聲,瞬間吸引了考場所有人的目光。雖然沒有明顯的受傷,不過手去摸頭皮還真的有像卡通人物那樣,微微地腫起一個包。身旁的親友得知出差的消息,無不驚訝問說:「怎麼這樣,不能不去嗎!你為什麼要去啦!」

我花很長得時間想釐清,自己想出差的動機是什麼,覺得這時的心情,就很像當初想跳起來撞門框的感覺,沒什麼必要、絕對不會太好受,但是反正結果總會在可控制的範圍內的,就試試看吧。越長大,就越來越少讓自己處於一個這麼大的「不確定」中,未來三個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即便是出差經驗老道的同事,還是在工作準備中遇到了太多毫無頭緒的問題,並且中國政府對於疫情的政策也是不斷地在調整,上半年出差的經驗也不適用於下半年。加上國際情勢與商業競爭,沒有人知道我做的選擇是不是對的、適合的。

下半年出國,要在國內做自費篩檢,從鼻腔粘膜採樣。
中國境內還需要再做數次篩檢,通常代稱為"捅鼻孔"。

讀過《戰爭是殘忍的。愛與和平》一書,作者鄭明析牧師描述自己被派往越戰前線時,他曾抬頭看著藍天詢問:「我能活著回去嗎?」他說,在那碧藍的天中彷彿看到了神的眼睛,並聽到了天的諾言:「你一定會活著回去。」而流下眼淚。我總是想,如果當時有人拍照有多好呢,哇,神的眼睛耶,到底是什麼場景呢,我好想知道。而某一天,我也正帶著因出差而複雜的情緒,騎機車往返教會與租屋處時,途經新北市的堤外道路,那天是個特別晴朗而涼爽的日子。

啊,我也看到了,那個藍天了。
沒有人知道我做的選擇是不是對的;
但是 神知道:「你一定會平安健康地回來。」
幸好有忍住啊,到租屋處的時候眼淚才流下來。



——
沒有照片,我體會到,用相機拍也拍不下來的。
你以為神從天上注視著你,其實祂就在你身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