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感恩節紙包魚

在中國出差的時間裡,週日有時還是得上班,對於工廠的作業員來說,周末來加班自然沒辦法晚上繼續做『加班日的加班』,因此到了五點就會逐步收尾。這天周日大家都想著早點把事情做完,黃昏早點離開,索性都沒吃午餐。因為我自己不菸、不酒、也不喜歡吃宵夜,所以出差期間的一些深夜行程都沒有參與。

繼續閱讀 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感恩節紙包魚

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東莞松山湖

松山湖被中國定為「高新技術研發園區」,也是諸多台商群聚之地。為了把握出差的時間,讓每個人力發揮到極致,所以休假的機會不多,平時在鄰近工業區工作,沒有機會一睹松山湖的面貌,大約兩週會休息一天。趁著休息的這天,有經驗的同事便鼓勵大家到處走走,開開眼界也放鬆一下。到松山湖「踩車」算是來東莞必備的體驗之一。

繼續閱讀 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東莞松山湖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我

關於我的故事,其實過去寫過很多,但是在「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的這個系列中,我一直是個觀察者,鮮少真的跳進去故事裡,扮演一個角色。我的感謝,是來自於這段歷程所帶給我的成長與看見。從我逐漸懂事,了解家庭中所遭遇的困難開始,我總想著我可以為父母做些什麼,然而現實是我還是個得到了很大的照顧與保護下成長的孩子。因著愛,父母盡可能地不讓我們去承受那些壓力。

家庭經濟的轉變,老套的一句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對的時機、對的堅持與合適的客戶,讓公司的營運在很短的一兩年間由虧轉盈。在大一開始上教會後,我逐漸地體會到,這些歷程與結果其實都是龐大到難以想像的祝福。得到祝福,然後呢?鄭明析牧師很充分地教導,耶和華 神固然會賜下祝福,但是如何延續這份祝福,關鍵在於人是否好好地使用、有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責任,來決定祝福期間結束後,會繼續是祝福、還是磨難。這道理很簡單的,就像月考、期中考,考試範圍每次都不一樣,上次拿滿分,不代表下次就可以拿滿分。

因為哥哥、姊姊比自己年長許多,我讀大學時他們早已在社會上打滾多年了,某年寒假的農曆新年,他們跟父親起了口角,他們覺得都是因為創業的緣故,讓他們的成長格外地艱辛,當個安居樂業的小康家庭會有多好。此後幾年到研究所,我一邊電機領域中探索職涯時,我也在想,延續這份祝福的方法是什麼呢?
六年的時間無形中,新竹、北部也成為了我熟悉的城市、生活圈,就在完成研究所論文口試的那天,我還來不及告訴家人,媽媽就先告訴我另一個消息:「她和爸爸離婚了。」省略一萬字來說結論,爸爸拿走一筆錢、媽媽則是得到了魚漿工廠的經營權。因為孩子都成年了,父母的想法是,這是他們夫妻的事情,只需要告知我們,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情打亂了三個孩子原有的生活節奏。

口試到離校的這段時間裡,我的下一步是什麼,我並沒有那種非怎麼做的壓力捆綁著我,選擇權在我自己的手上,我大可繼續在我熟悉的城市生活,不需要為誰做出改變,但我最後決定這次要當個「參與者」。小時候哥哥、姊姊整天在工廠裡燥熱的環境幫忙時,我就是個不懂事的老么,靠著耍賴、鬧彆扭,都是在包裝區吹著冷氣,跟阿姨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待個半天就逃掉了,下午要我再進去說什麼也是不肯。其實工廠經營重心,蠻早就已經落在媽媽身上,爸爸從我高中時的一場工傷後,就名正言順地轉為顧問角色。一大批不適任的資深員工,長年的陋習不僅影響到了工作氛圍,甚至也影響到了產品本該有的SOP,但我們製作的是「食品」,豈容如此馬虎地對待呢,這些才是在經營上緊接而來的挑戰。最終在我替代役入伍前,以及退伍後的半年時間中,我都在家裡的魚漿工廠中幫忙,同時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好好地學習魚漿技術、認識食品工業這個領域。

諸多的產品線中,愛心模具是我們公司的標誌性特色

人總以為A、B兩條路,只有非左即右的二分法,所以在我選擇的過程中,父母、親友、師長,大家都有不一樣的想法。
「選了A就好好走A啊。」「既然選了A,為什麼現在要改走B呢?」
「選了B實在是太棒了,早該這麼做。」
「以前叫你選B只是說說,你不要選B,繼續走A啦。」

對於擁有信仰的我來說,我清楚地知道,重要的是要在每個時機下,走該走的路,具備該具備的能力,最後的最後,才讓你走上那條屬於你的路,盡情地發揮所學、所磨練的一切。但是這個過程會多長、多短,我並不明白,我也無法給親友、父母一個明確的答案。我覺得這些過程中的『激辯』,遠比走這些路還要煎熬,當家裡的工廠漸趨穩地,很多人不斷地要求我給出答案,以及原因,但就算是轉換工作,也有一千種以上的工作、職位可以選擇,怎麼可能是傾刻之間就可以決定的事。

因此轉換的時機、轉換的方式成為我每天都會禱告的項目,我很希望正確的時機來到時,聖三位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提示,甚至包含轉換的方向。就在2019年中秋節的那一週裡,早晨禱告時我的腦中都頻頻聽到:

“這段期間開始縮短了。"
接著一條像時間軸的線條,左右兩端開始急速的收縮。

週一、週二我覺得這只是意識太昏,禱告不專心所致,但這樣的現象一路到了週五,在中秋節晚會圓滿的落幕後,看著大家和睦、歡快的氣氛時,我突然體會到:「是了,要開始準備轉換了。」
於是隔天我開始著手整理自己的履歷。九月底時,跟教會去了一趟韓國,因為各種陰錯陽差的巧合,最後一天我變成臨時的領隊,恰恰又遇上了颱風,所以本該待在月明洞輕鬆愜意的行程,都得處理機票問題(同行的團員買的是三家截然不同的廉價航空,且對於天災的應對都不太一樣)。我心想難得退伍後終於可以出國,只是待在室內聯絡事情也太可惜了吧。於是帶著手機,沿著山行路邊走、邊處理航班問題。

王石:指的是在這個位子底下,巨大到難以計算尺寸的巨石

鄭明析牧師2012年8月3日禱告會話語
看到<王石>的時候要禱告:「懇求主讓我能掙扎奮鬥而成為屬天的傑作。」

「王石」算是我過去在月明洞擔任志工時,蠻常來禱告的地點,離食堂很近,中午休息時間哪都去不了,我就會沿著一旁階梯走五分鐘到「王石」去一個人禱告。另外一個因素,對於腿很長的來說,跪著禱告真正是很折磨的事情,特別是戶外,而「王石」就是一顆可以「坐著」禱告的地方。於是那天我本能性地往那個地方走上去,坐下去禱告的時候,可能是五分鐘、也許只有三分鐘。雖然過去也曾有在深入禱告得到 神回應的經歷,但彷彿耶和華 神早就在那邊等我一般,就在那麼短暫地時間中,我很清晰、明確地跟 神提出三個求職條件並得到回應:
1.有足夠影響力的企業
2.延續研究所的專業,跟聲學有關的工作
3.我能夠在那個位子上繼續帶給教會、帶給聖三位益處,而不只是陷入在個人忙碌的生活裡。
並說了一個我當時覺得很符合以上三個條件的公司、職位。

結束後有一種「禱告已蒙悅納」的真實感,同年十一月底我還有計劃再來韓國,所我心中有一份踏實感:「再次踏上這塊土地時,我一定會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最終我在十月結束魚漿工廠的工作,十一月全心投入在面試裡,因為退伍後,甚至放榮譽假時,我就已經無縫接軌的在工廠工作了。因此除了北中南各地去面試之外,十一月也去了趟日本的自助旅行。

東京。神樂坂街頭

在幾份offer的比較下,我真的在出發往韓國的前一天,拿到最後一份offer並做出抉擇,且於2020年1月到職。有的時候媽媽會問我,到底後不後悔做出這段決定呢?回來也好、轉換也好,其實對我來說這都只是一段過程,如果只是往未來做一堆不切實際的設想,有時反而會錯失了當下要把握的東西。在這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中,我終於不再是旁觀者,而是成為真正有資格掌握這份祝福的人,這便是我延續這恩典在我生命中的方法,以及與聖三位共同經歷的真實故事。


這個系列到此為止,應該暫時告一段落了,我總共寫了16篇。
感謝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呢?
除了思考值得感謝的部分外,我也研究了該如何更好地、更全面地感謝,也因著感謝作出了行動,去珍惜與把握我所擁有的事物。

鄭明析牧師說:「感謝會生出感謝。」

我不只是把這句話當成一種知識、一種理論,而我也因著實際地感謝,生出了感謝、感謝又生出了珍惜、珍惜又生出了生命,我的生命產生了變化,過去所寫的日常,與本系列相比不過是雞毛蒜皮罷了,我用這不足的文字,盡可能地把這些過程記錄下來,以此作為見證,感謝 神。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基隆陳董

基隆陳董是近年跟父母工廠來往的一位客人,他的年紀比父母還要大,總是穿著黑色的束腹跟雨鞋,言行間自帶獨特的氣場,一眼就能感受到這人肯定來頭不小。他過去是基隆在地做魚漿的知名店家,透過多年的累積,有一定的財富、在地方上也有影響力,常做慈善服務免費供應甜不辣、魚輪等魚漿製品給福利機構吃。他說自己當年的心態有點過度膨脹,想角逐地方代表、理事,但資金周轉失敗,所以連本業都丟了,還揹上大筆負債,逃到南部來。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基隆陳董

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隔離作息

搭機穿著全套防護衣的旅客,幾乎都是因為出差公司幫忙準備的居多
大多數旅客僅佩戴口罩

隔離該準備什麼呢?

很多同事強力推薦的是Switch,來回14天每天都可以過得相當充實。不過已經連電腦遊戲都許多年沒碰的我,就不考慮這個選項了。另一個同事強力推薦的是——跳繩,除了徒手健身外這應該是最容易攜帶的運動器材。我雖然家中有跳繩,不過後來沒有帶,畢竟不是每個旅館都有足夠的活動空間,另外跳繩對於「樓下」被隔離的人不太友善,他再怎麼痛苦也不能衝上樓來罵你。實際上真的在房客群組中,控訴跳繩的事件真的是每日都在上演。

我個人最推薦必帶的東西是:
手洗用洗衣精、濾水壺

第一個不難理解,旅館會提供基本盥洗用品,但是洗衣精不是常態備品。旅館可能會有賣,但價格肯定是得賺你一波。我自己是把剩不到一半的洗衣精補充包用夾鏈袋封好帶出國。另一個則是濾水壺,雖然房間會提供14天份量的瓶裝水(28瓶,不夠喝要再付錢)以及一個快煮壺,不論「上海自來水有沒有水來自海上」,但上海的水質真的很不好。即便煮開、放冷後還是會有很難入口的味道。出發前同事提供的小秘訣,就是買Brita濾水瓶,大大減少飲水的不適感。一種是過濾自來水後再煮,或是放冷後,裝在濾水壺中喝,都不錯。算是隔離期間,我很慶幸自己有準備的小道具。

疫情關係,許多人會攜帶酒精、乾洗手,這些可以攜帶入境,如果對於入住的房間安全有疑慮,可以用來做環境消毒。另外中國政府會發放「消毒片」一瓶,裡頭是片狀的雙氧水,可殺菌馬桶、稀釋後擦拭環境。

食物方面,常見的就是茶包、咖啡、肉乾、泡麵等等。自己平時也蠻容易嘴饞的,但畢竟這些不是必需品,隔離又不會餓到,我就依照手邊現成的物品帶去,茶包、肉乾、小餅乾為主,沒有泡麵。不過我看有些外國人則是幾乎把14天的食物都準備好了,吃了兩三天隔離餐後,就索性把後面的餐點全部取消了,只吃自己準備的。(註:中國外賣服務很盛行,但是能否叫外賣得依照飯店規定)

隔離可以做什麼

這次學會了倒立支撐

對我來說目的是出差,所以一到五白天還是以收發信、聯絡工作事務為主、六、日是真的很愜意,連信箱、Skype都不用上,生活節奏會鬆散許多。追劇、看漫畫、遊戲是最多人的選擇,再過來就是徒手健身、伸展,以及上述的跳繩。我為了幫自己增加一些生活動力,訂了一些每日都一定要做的事情:

虛步類似靜態的單腿深蹲,重量集中一腳、另一腳大腿輕輕提起膝蓋以下放鬆

第一:運動加伸展兩個小時,沒帶跳繩,我則是帶了一個短版的泡棉滾筒(直徑7cm、長33cm,這是我能找到的最輕便尺寸),為什麼不用按摩球呢?
我自己的使用經驗,滾筒應用更廣,更能達到放鬆的效果。另外大學體育課學了陳氏太極拳(沒看錯,學校的課程就是這麼多元),上課時間有限,所以老師教的是簡化版(俗稱短架、小架),這次著手學較複雜的老架74式(除了技巧、也考驗記憶力),以及基本的國術站樁(除了熟知的馬步外,還有弓步、虛步、獨立步、撲步……等等);

第二:用MooInk讀之前沒空讀的書,許多運動動作我就是從《囚徒健身》這本經典「徒手健身」書學習,有些則是小說、經典文學、雜書;

第三是看電影,我大概一年只會進電影院一次,都是呼朋引伴的情況下才會去。其實我是很喜歡看電影的,但是我知道一但陷在裡頭就得花上很多時間,喜歡的事情不一定就要去做,算是我的哲學之一,因此假使真的要搭流行,我也只會花個5~10分鐘找部電影點評,當個雲觀眾。隔離期間我列了一些清單,同時也避免自己花過多時間,一天也只允許看一部,最後看了六部。

第四當然就是寫文章,忙碌的時候雖然有點子,但是偏偏就沒有那個時間沈住氣,好好地把它完成。接下來有不少11月到來年的文章,應該都是在隔離期間完成,只是安照時間去排程而已。

每日完成這四項,大概就佔據我5~6小時,讓我可以在處理工作之餘,盡可能地把剩下的時間填滿,又不至於透支自己的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