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基隆陳董

基隆陳董是近年跟父母工廠來往的一位客人,他的年紀比父母還要大,總是穿著黑色的束腹跟雨鞋,言行間自帶獨特的氣場,一眼就能感受到這人肯定來頭不小。他過去是基隆在地做魚漿的知名店家,透過多年的累積,有一定的財富、在地方上也有影響力,常做慈善服務免費供應甜不辣、魚輪等魚漿製品給福利機構吃。他說自己當年的心態有點過度膨脹,想角逐地方代表、理事,但資金周轉失敗,所以連本業都丟了,還揹上大筆負債,逃到南部來。

父母是很尊敬這位在業界富有經驗的前輩的,即便風光不在,工廠的所有人都還是尊稱他一句『陳董』。他會與我們家搭上線也是非常奇妙的緣分,因著負債、財產被抵押,陳董失去了生財的工具,在沒有資金的情況下,不知道要去哪找來打漿的器械,所以他就依著公司行號的電話簿一間一間打電話,詢問有無什麼人願意提供場地讓他打漿。聯繫上我們之後,他會在工廠結束一天生產,尚未清潔之前,過來用我們的機台打他自己的魚漿,原料、前處理是我們的師傅會幫忙打理。依照淡季、旺季,大概是2~3週會來一次。

在我短暫於工廠學習的時間裡,跟他實際互動了不少次,因為父親現在沒有在一線作業了,所以大多關於「漿理」的知識都是從他那邊學來的。後來我也趁著假日去新化市場拜訪他,為了增加能見度,他在最熱鬧的十字路口租了攤位,同樣的面積比起其他的攤點租金是兩倍。因此除了基本的炸甜不辣之外,他必須要時常依照顧客的需求去製作不同的品項,油炸牛蒡、肉捲、地瓜條、魚……等等。此外初一、十五也幫忙做三牲,夏天也批西瓜來賣。他已經是很有經驗的生意人,危機處理、變通的能力讓他在一兩年時間內,就在當地做出口碑來。

比較熟識之後,他自信的說:「你去搜尋我的本名,網路上有我的報導,我當年可是非常風光的。」在影片訪談中,當時他的兒子也剛從學校畢業,於家中幫忙,來客絡繹不絕,從台北專程拜訪的也不在少數。但隨著他事業的轉折,兒子也回到科技業去了,比起整天陪著他在油鍋旁流汗,現在孩子收入也不輸當年,坐在辦公室生活也更舒適、穩定,年輕就是有很多可能性。在他眼中,我的處境也跟他兒子相當類似,幫忙魚漿工廠營運、前進科技業,兩個都是很好的選擇。

林強除了人盡皆知的《向前走》之外,另一首《黑輪伯仔》也相當有名氣,歌詞中,提到基隆港邊有一位南部來賣黑輪的老伯,常常提醒歌詞主角要多讀書,有知識比較容易成功。時隔多年,歌詞主角五十歲坐在黑色轎車裡,儼然就是一個成功人士的模樣,無意間好像又在街頭看到當年那個賣黑輪的老伯。這首歌用第三人稱的方式敘述,以懸念做結尾,沒有說教的的意味,但卻隱隱打動無數憑著自身努力,提升生活品質的人。對我來說,他就像《黑輪伯仔》歌詞中的老伯,在對談中,時常把他成功、失敗的經驗分享給我。在我這個孩子面前,他也沒有任何心防地跟我交流,很多的往事也只對我說,對我的父母是隻字未提。

夫妻共同打理,一人招呼客人、一人烹飪

既然以著人的立場來看,沒有絕對的好壞,那麼又要如何從這兩條路中做出抉擇呢?陳董因為定期會來工廠打漿,雖然沒有深入了解工廠的營運狀態,但是多少也感受得到公司的微妙變化。在解決了兩千七百萬的負債後,這幾年營運上又碰到了另一個層面上的瓶頸。他也了解,我是在最糟、最緊急的時刻投入幫忙,同時也認為,我的人生不該跟父母的事業成為命運共同體,我有我自己的道路、選擇。

不論你做什麼選擇,人們都會丟出無數的「為什麼」、無數的質疑,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解釋、也無法解釋的。偏偏這些意見又無法忽視,但過度的在意,又會被群眾意見綁架。下一回,應該是這個系列暫時的結尾,就來談談『我』的選擇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