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榮耀神]台北大縱走(下)山頂有東西想讓你看一下

書接上回,如果 神認為必須要去做的話,無論如何我都會去,我想跟聖三位證明我的決心,十月底特別排了一天特休,一日爬兩條縱走路線,本以為這天可以遊刃有餘地可以爬完兩個路線,但早上臨時被安插了其他事情要處理,實際到山腳下時已經中午,也就是說距離太陽下山我只剩六小時可以登山。

這天爬出大縱走幾個路線下來,我最快的移動速度——一小時七公里,這個速度是什麼概念了,平地快走大概一小時五公里、馬拉松大概一小時十公里,也就是是說我以近乎小跑步的速度在山行路上移動。抵達風櫃嘴後,吃了包包裡的飯糰和三明治,把水喝完繼續第二段的縱走路線,兩段加起來有34公里。

第二段的路線,不知道是不是攝取的補給不夠多、還是體力早已透支,覺得越後面越感到吃力,本該是絕不會下雨的天氣,在陽明山上雲層越來越厚,不時地滴下一些雨水,讓心情變得有點複雜,到底這麼任性地請假出來爬山是不是對的呢?我非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結束後能不能順利搭到公車下山呢?

陽明山的路線,主要就是橫跨幾個常見的景點,透過山行步道做連接,攀爬七星山主峰、東峰最常透過冷水坑、小油坑兩個地方來上下,因為距離最短可以很有效率爬上台北市最高峰——七星山。不過這不是我第一次爬上七星山,所以比起其他的縱走路線,我有一種不知道終點有什麼在等著我的迷惘。接近黃昏山上霧氣越來越厚,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就在這種毫無期待的心情下,我登上了七星山主峰。

一開始也沒感受到有什麼異樣,就在架設腳架拍照時,突然感到一束光線打在臉上,雲層破開溫暖的夕陽照在七星山的主峰上。主峰上只有我獨自一人,欣賞夕陽之餘也拍下幾張照片,等到後面又有人爬上來時,他們驚呼:「哇有夕陽、好漂亮喔!」對方還來不及拍,夕陽已經再次沉入雲海之中。下山時已經快要天色全黑,我壓線搭上最後一班往陽明山總站的公車,結束了這次十月大縱走企劃。

我以前的個性很保守,旁人會覺得:「你好強,很少失敗。」但對我來說更多時候,是因為害怕失敗,所以我避開了那些充滿不確定性、可能會失敗的機會。信仰的年資逐漸增加,發現當自己願意交托給 神,且熟悉如何在充滿變數的環境中抓住聖靈的靈感前進時,會覺得固然有自己的擔心擔憂,但聖三位更了解全盤的狀況,祂們評估過沒問題,或者有難度但我可以勝任,我只要盡情去做就行了,這時的心情很輕鬆、開心。

「原來是為了讓我欣賞如此美麗的夕陽,才花一整天的時間從內湖徒步登上七星山主峰啊!」

關於未來的人生規劃,有些人總是被旁人的意見、主流價值牽著走。更有想法的實業家,只會去在意自己的想法,唯有走在自己所認定的這條路上。而相信 神、愛 神的人自然也有因著話語而得到啟蒙,了解該如何行走自己人生道路的部分,但我想即便只有一次也好,也該經歷看看,做出一個連本人也不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完全順著 神的吩咐去實踐的事情。回顧曾經實踐到這樣的程度時,我發現:

「聖三位總是更理想地成就了。」

縱走的路線讓我欣賞到了,平時來陽明山公車無法抵達,略帶橘紅、粉紅的秋季蘆葦

鄭明析牧師時常見證在服兵役時,參與越戰的經歷,一次在與敵人對峙時,牧師聽到神說:「去愛吧!」而丟棄了自己的槍擁抱敵人,發生了敵我雙方都活下來的神蹟。

初次聽,覺得牧師是在誇耀自己的厲害,但後來才體會到,原來是牧師完全拋棄了自己的主觀,唯有交托給 神,發生了連當事人都無法理解的生命拯救神蹟,所以鄭明析牧師必須要一輩子地去見證「全能者 神的奇妙作為」,同時期盼所有聽的人都要瞭解,時常與聖三位對話、懂得放下自己的想法,按照 神的靈感實踐有多麽地重要。

這次山行,我小小小地練習了這件事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