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邊緣人長大後怎麼了

最近我偶遇了一位大學的同學,這可能是我第一次面對面的跟他談話,他的語調很輕鬆,主動跟我說了很多事情。吳守易(化名)他跟我同年,不過當我準備從研究所畢業時,他才剛取得大學的文憑,正在準備研究所的考試。

邊緣人
大學一年級接近期末考時,各科的老師詢問「吳守易」這位同學怎麼沒來上課,有人認識他嗎?
說也奇怪,當老師說出他的名字時,在場四十幾個人竟然想不出來他長什麼樣子,班上有這位同學嗎?
事後才有人說:「他在開學時有跟全班一起參與話劇的演出。」貼出照片時,得確是個讓我感到相當陌生的臉孔。
那幾年朱學恆舉辦了一系列的夢想講座,巡迴全台灣各大高中,2011年年底在系列回顧的影片中,我們看到了高三時他在演講後接受訪問的影片,他是全校學測考試的榜首,談吐之間很有自信、眼睛閃閃發亮著,也說出自己未來升學的野心。
但誰想得到入學之後,他會變成那個成日躲在宿舍沈迷於線上遊戲,三餐得由同學買回宿舍的邊緣人呢?

升上大三、大四後,我總還是會在基礎教學大樓遇見他,我讀研究所時,也會看見他一個人走在校園裡。那時新聞上報導了捷運隨機殺人事件,我自己的感觸是,雖然社會大眾、專家學者可以把很多犯罪動機歸咎於他個人的問題、或是推卸責任給家庭、電玩遊戲、教育、政策,但我認為在忙碌的生活節奏中,忽略對於身旁人事物的感受,這是不爭的事實。就連熱絡地相處的朋友,總也有得獨自面對的問題、負面的想法正一點點吞噬著內心。任誰都會有狀況不好、消極的時候,面對低潮,有時只是一個錯誤的念頭,也可能釀成悲劇。

“我要多關心身旁的人才行。"這是我可以落實在生活中的事。

透過網路聯絡了守易:「最近在學校都看到你一個人,修課還順利嗎?」
這算是我第一次正式跟這位同學接觸,他因為大一錯誤的生活,讓失去了家人的信任。他搬回家住,透過通勤的方式上學,生活也比照國高中來管理。雖然有些悔恨,但他算懂得調劑的人,時間長了,心態也越來越變得健康,固然對於未來沒有太多的規劃,只想躲在學校繼續唸書。畢竟這比起出社會工作、與各領域的人競爭來的容易許多。

我同時也聯絡了國小的同學,總覺得似乎每個人成長的過程中,班上總有一兩位弱勢、被霸凌的人,很多情況長大之後想一想,假設我是家長的話,對於小孩招受到那樣不公平的對待,還真的是無法接受、無法相信。

小插曲:我曾經太好動,被老師用整串的橡皮筋綁在椅子上,上廁所要由同學『遛』我去。小時候只覺得好玩也沒想太多。如果以後自己的小孩被這樣對待,應該會爆走吧。媽媽聽完這樣敘述時,她非常的驚訝:「你怎麼回家都沒有說!」

小學班上的一位女同學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被討厭、被嚴重的排擠,同學連碰到她的外套、書桌都會故意露出厭惡、感到噁心的表情。小孩子當時一點也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也缺乏同理心,真的說了很過分的話、做了很可怕的事情。長大後越是回想當時所遭遇的情景,真的有許多悔恨,討厭當時冷眼旁觀的自己,為什麼我沒能阻止這種事情發生呢?最誇張的一次是她的書桌被同學從二樓丟下來。

再次聯絡才知道,她高中畢業後就到美國去唸書了,展開全新的生活,畢業後也選擇在那邊就業。那些往事,聊天中我就沒有刻意再提起了。
邊緣人
另一位小學同學,媽媽在他二年級時就因嚴重車禍事故去世了,升上三年級後姊姊也從學校畢業升上國中,無法在學校互相照應。仔細回想,他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成為班上弱勢的存在,爸爸是計程車司機,工作時間很長,無法抽出時間陪伴孩子,沒有人可以關心他對於遭逢變故的感受,學習表現差,就只能被老師打打罵罵。我曾經搭過他爸爸的計程車,那次恰好順路他主動說要載我,對於他爸爸親切、健談的模樣,我記憶猶新。
三年級開始,他考試永遠都是最後一名,我則是跟另外兩個人在爭「倒數」的亞軍、季殿軍。

我跟媽媽說了我的想法,找出通訊錄試著去聯絡他,但是電話已經換了,時隔十幾年,他們也搬離原本的住址。現在如果回到台南,我看到計程車,總還會留心的看一看司機的名字。

希望有一天能聽到平安的消息。

你身邊是否隨時間被沖淡關係的朋友、親人呢?
想到時,就是去做的時機,一個訊息、一通電話,對話看看吧,會跟想像的不一樣的。

廣告

你會把服務滿意度打滿分嗎?


有一種習慣是,打主觀分數時,絕對不會輕易地打滿分。
最近有幾次經驗,服務人員請我針對服務品質評分時,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滿分』。
對方很驚訝,甚至確認了第二次:「真的是滿分嗎?」 繼續閱覽 你會把服務滿意度打滿分嗎?

一意孤行的達人&使人和睦的領導者

忙碌工作時,教會的姊姊送的湯圓

小時候我很愛亂講話,幾乎想到什麼就立刻脫口而出,幾經嚴厲的教訓之後,等到再回過神來,就發覺自己已變成一個非常不善於表達的人。
學生時期,如果在走廊上與師長巧遇,我都需要緊張地思考,在走到什麼距離時我該抬頭?眼神要如何與對方接觸、應該要說什麼話、手勢要怎麼擺。一但時機點抓得不對,我就只能板著臉尷尬地走過去。

脫離讀書、考試的時代後,我漸漸開始負責一些團隊領導、為整體做策劃的事務。雖然不時也得到很多的肯定,但我也在繁忙的事務中,疲憊、失去力量、內心與人衝突。

“為什麼我會招受這樣的對待呢?"
想必很多人會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冤枉、不平不滿吧。

但在2016年末時,透過鄭明析牧師在年末的證道話語,讓我體會到正是因為自己錯誤的個性導致自己感到辛苦的。當我無法把事情交託給團隊去執行時,某種程度上也反應了我對於團隊的不信任。

因此在今年,學習如何溝通、團隊合作,甚至是栽培更多可以一起共事的夥伴,這成為我最大的挑戰。
12月中,我開設了靜態、動態拍攝、影像剪輯、檔案管理等課程,並進行了兩次以上大規模的攝影活動。因為做很多事情的關係,當然會有感到疲憊的部分。但因為有可以一起實踐的夥伴,所以真心的覺得感謝,以及充滿希望。

“<掙扎奮鬥地奔跑到後來筋疲力盡而嘆氣>
比<不奔跑、不做事,光是舒服地呆呆不動>好上一百倍。
然而,因為有「奔跑到筋疲力盡而得到的部分」,
所以那會成為<2018年新年的力量>、
成為<希望>、成為<踏板>來生活。"2017年12月31日迎新送舊禮拜證道話語

[開箱]Toshiba硬碟與渡邊老師

雖然是理工科的男生,但是我對於談論汽車、電腦硬體一點也不在行。
有時候蠻羨慕擅長這個話題的人,同時也很好奇為什麼大家都知道很多品牌、產品背後的內幕。明明大家可能從來沒有用壞過一顆硬碟、沒有組超過兩次電腦,當然也沒有開過幾台車。但時常會說:「某牌汽車超爛、某牌的顯示卡很糟糕、你竟然使用這個品牌的硬碟,你瘋了嗎?你怎麼這麼笨,同樣的錢應該要買更好的才對。」 繼續閱覽 [開箱]Toshiba硬碟與渡邊老師

The Big Issue用行動來解決社會問題(感謝空中英語教室&大智文創)

在學生時代,英文課的指定讀物幾乎都是讀「空中英語教室」出版的雜誌,不過到了我進高中時,已經是百家爭鳴的時代,許多刊物搭上了本土娛樂、在地話的話題,空中英語的雜誌不再是唯一選擇。
我也曾經成為換雜誌的試驗品,但不得不說空中英語是我在學英文過程中,給我留下很深刻的英文基礎與學習印象。《The Big Issue》這本雜誌1991年於英國倫敦發行,主要透過無家者與弱勢族群來販售,幫助無家者們藉由銷售雜誌來獲得合法的收入,藉此能在社會上自立根生。 繼續閱覽 The Big Issue用行動來解決社會問題(感謝空中英語教室&大智文創)

護手霜的隱藏功效(L’OCCITANE 歐舒丹 乳油木護手霜)


在所剩不多的學生時光中,利用中午的時間跟已經在上班的朋友一起用餐。 繼續閱覽 護手霜的隱藏功效(L’OCCITANE 歐舒丹 乳油木護手霜)

太陽花學運讓家人分化,聖經彌補了愛的關係

姊姊一直對於基督徒都有不好的印象,所以對於我上教會一開始也有許多的衝突,後來態度轉為置之不理。
2014年3月18日,我在晚餐後進入實驗室,直到凌晨才離開。想不到六個小時的時間,醞釀已久的立場的衝突被點燃到最高點——立法院被學生運動的團體佔領了。 繼續閱覽 太陽花學運讓家人分化,聖經彌補了愛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