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生產線


工作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子,新加入的人在前輩的指導下,學習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一般人都是跟擁有同樣職務內容的人去學習,但是因為自己的加入,對方的工作量會改變,也會配合自己的狀態去調整工作模式,所以看到的狀態,不一定是平時實際運作的狀況。但是其他的同事,他們負責的工作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加入而調整,一起搭配時,能夠比較清楚地看到他們工作的情形。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生產線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HACCP食品衛生


由父母所經營的這間公司,是一間冷凍食品加工廠。
將預處理過的遠洋魚肉,透過攪拌與調味,製作成親民的魚漿食品,如:魚輪、魚板、甜不辣……等等。
炸好的成品,會在半小時內藉由「IQF急速冷凍技術」降溫至零下三十度,不添加防腐劑,只要不解凍就能長時間保存,且回到常溫時,仍能保有剛料理好的美味。
在過去負債累累的情況下,媽媽還是堅持每年花錢去申請了HACCP食品認證(Hazard Analysis and Critical Control Points),其實以我們這樣小規模的加工廠,只經營國內市場,申請HACCP的助益並不大,但若是要將產品外銷,這是許多國家查核的資格之一。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HACCP食品衛生

兩千七百萬祝福——手錶


一個人出去旅行時,有時候真的會累到神智不清,說話邏輯不通、忘東忘西的,導致之前把手錶留在旅店。
隔了一個月,很高興能重新尋回,看著牆上掛著的英文經文:「尋找必尋見。」內心是相當的感動。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祝福——手錶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前言

什麼是「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呢?

在小學一年級時,父母創立了自己的工廠,從事食品加工的行業。爸爸是老闆也是主導的技師,媽媽本身是學會計的,所以負責會計以及內部、外部人事相關的業務。然而從採買設備開始就是一筆龐大的開銷,因為經驗不足,即使曾經參觀過其他的廠房,但知識與實作是截然不同的,一次又一次錯誤嘗試中,雖然生產線越來越進步,但是所累積的債務也越來越龐大。
在十年的時間中,負債的金額長年在兩、三千萬左右,而其中在我記憶中比較清楚的數字就是:「2700萬。」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前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不拿年終的員工

明曜百貨
工廠的員工人數大致在11~12人左右,新進員工,不適應的一週、一個月內就會走;久待的人,幾乎一待就是五、六年、十年。
工作內容的技術門檻並沒有那麼高,就職的人各種年齡層都有,有剛出社會的年輕人,也有五六十歲已經從上一份工作退休,得要繼續就業才能養活自己的人。
其中產品檢驗管理一職,從創業迄今只有經歷過兩位員工,現在這位——慧姐,從學校畢業後開始做起,經歷還清學貸、結婚、生產,小孩逐漸長大。
她總是穿著T恤和牛仔褲,表情很平靜、做事細心且認真,數十年如一日,裝扮、外表跟剛畢業時幾乎一模一樣。在小工廠做事,一個人要當好幾個人用,除了做每天生產線上的產品檢驗外,所有的行政工作,以及生產線的支援,她也要跟全部的員工一起分攤。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不拿年終的員工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父親的郭記肉粽與鄭明析的泡麵

長大之後,對於食物、店家的好惡是越來越明顯,一條路上幾十家店,有些可能從來不曾吃過,也不願給過一次機會。有些則是一周吃一次、兩三天吃一次,甚至有時候不小心連續幾天一天一次。細細的檢視自己每天外食的紀錄,大多是順路、方便、快速為主,除此之外,有些東西我也說不出來為什麼有這些偏執。也許就像人們謠傳的,台南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美食地圖,喜歡拜訪那些店面不起眼,料理十足用心、美味的店家。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父親的郭記肉粽與鄭明析的泡麵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離家出走的老人

上大學後我待在家的時間真的不多,即使是過年可能也待個五六天而已,這天在家,我正沈浸在這悠閒的生活步調時,只見媽媽神色衝衝的進門,把前幾天我跟姊姊網購所留下的大紙箱拿走,機車菜籃子裡還裝著一盆蚊香。
「我撿到一個離家出走的老人,我要幫忙載他的個人物品過去收容中心。」媽媽字句有點零散,讓我搞不清楚狀況,她簡單的回答之後便騎車出去,那天弄得很晚才回家。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離家出走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