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我

關於我的故事,其實過去寫過很多,但是在「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的這個系列中,我一直是個觀察者,鮮少真的跳進去故事裡,扮演一個角色。我的感謝,是來自於這段歷程所帶給我的成長與看見。從我逐漸懂事,了解家庭中所遭遇的困難開始,我總想著我可以為父母做些什麼,然而現實是我還是個得到了很大的照顧與保護下成長的孩子。因著愛,父母盡可能地不讓我們去承受那些壓力。

家庭經濟的轉變,老套的一句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對的時機、對的堅持與合適的客戶,讓公司的營運在很短的一兩年間由虧轉盈。在大一開始上教會後,我逐漸地體會到,這些歷程與結果其實都是龐大到難以想像的祝福。得到祝福,然後呢?鄭明析牧師很充分地教導,耶和華 神固然會賜下祝福,但是如何延續這份祝福,關鍵在於人是否好好地使用、有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責任,來決定祝福期間結束後,會繼續是祝福、還是磨難。這道理很簡單的,就像月考、期中考,考試範圍每次都不一樣,上次拿滿分,不代表下次就可以拿滿分。

因為哥哥、姊姊比自己年長許多,我讀大學時他們早已在社會上打滾多年了,某年寒假的農曆新年,他們跟父親起了口角,他們覺得都是因為創業的緣故,讓他們的成長格外地艱辛,當個安居樂業的小康家庭會有多好。此後幾年到研究所,我一邊電機領域中探索職涯時,我也在想,延續這份祝福的方法是什麼呢?
六年的時間無形中,新竹、北部也成為了我熟悉的城市、生活圈,就在完成研究所論文口試的那天,我還來不及告訴家人,媽媽就先告訴我另一個消息:「她和爸爸離婚了。」省略一萬字來說結論,爸爸拿走一筆錢、媽媽則是得到了魚漿工廠的經營權。因為孩子都成年了,父母的想法是,這是他們夫妻的事情,只需要告知我們,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情打亂了三個孩子原有的生活節奏。

口試到離校的這段時間裡,我的下一步是什麼,我並沒有那種非怎麼做的壓力捆綁著我,選擇權在我自己的手上,我大可繼續在我熟悉的城市生活,不需要為誰做出改變,但我最後決定這次要當個「參與者」。小時候哥哥、姊姊整天在工廠裡燥熱的環境幫忙時,我就是個不懂事的老么,靠著耍賴、鬧彆扭,都是在包裝區吹著冷氣,跟阿姨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待個半天就逃掉了,下午要我再進去說什麼也是不肯。其實工廠經營重心,蠻早就已經落在媽媽身上,爸爸從我高中時的一場工傷後,就名正言順地轉為顧問角色。一大批不適任的資深員工,長年的陋習不僅影響到了工作氛圍,甚至也影響到了產品本該有的SOP,但我們製作的是「食品」,豈容如此馬虎地對待呢,這些才是在經營上緊接而來的挑戰。最終在我替代役入伍前,以及退伍後的半年時間中,我都在家裡的魚漿工廠中幫忙,同時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好好地學習魚漿技術、認識食品工業這個領域。

諸多的產品線中,愛心模具是我們公司的標誌性特色

人總以為A、B兩條路,只有非左即右的二分法,所以在我選擇的過程中,父母、親友、師長,大家都有不一樣的想法。
「選了A就好好走A啊。」「既然選了A,為什麼現在要改走B呢?」
「選了B實在是太棒了,早該這麼做。」
「以前叫你選B只是說說,你不要選B,繼續走A啦。」

對於擁有信仰的我來說,我清楚地知道,重要的是要在每個時機下,走該走的路,具備該具備的能力,最後的最後,才讓你走上那條屬於你的路,盡情地發揮所學、所磨練的一切。但是這個過程會多長、多短,我並不明白,我也無法給親友、父母一個明確的答案。我覺得這些過程中的『激辯』,遠比走這些路還要煎熬,當家裡的工廠漸趨穩地,很多人不斷地要求我給出答案,以及原因,但就算是轉換工作,也有一千種以上的工作、職位可以選擇,怎麼可能是傾刻之間就可以決定的事。

因此轉換的時機、轉換的方式成為我每天都會禱告的項目,我很希望正確的時機來到時,聖三位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提示,甚至包含轉換的方向。就在2019年中秋節的那一週裡,早晨禱告時我的腦中都頻頻聽到:

“這段期間開始縮短了。"
接著一條像時間軸的線條,左右兩端開始急速的收縮。

週一、週二我覺得這只是意識太昏,禱告不專心所致,但這樣的現象一路到了週五,在中秋節晚會圓滿的落幕後,看著大家和睦、歡快的氣氛時,我突然體會到:「是了,要開始準備轉換了。」
於是隔天我開始著手整理自己的履歷。九月底時,跟教會去了一趟韓國,因為各種陰錯陽差的巧合,最後一天我變成臨時的領隊,恰恰又遇上了颱風,所以本該待在月明洞輕鬆愜意的行程,都得處理機票問題(同行的團員買的是三家截然不同的廉價航空,且對於天災的應對都不太一樣)。我心想難得退伍後終於可以出國,只是待在室內聯絡事情也太可惜了吧。於是帶著手機,沿著山行路邊走、邊處理航班問題。

王石:指的是在這個位子底下,巨大到難以計算尺寸的巨石

鄭明析牧師2012年8月3日禱告會話語
看到<王石>的時候要禱告:「懇求主讓我能掙扎奮鬥而成為屬天的傑作。」

「王石」算是我過去在月明洞擔任志工時,蠻常來禱告的地點,離食堂很近,中午休息時間哪都去不了,我就會沿著一旁階梯走五分鐘到「王石」去一個人禱告。另外一個因素,對於腿很長的來說,跪著禱告真正是很折磨的事情,特別是戶外,而「王石」就是一顆可以「坐著」禱告的地方。於是那天我本能性地往那個地方走上去,坐下去禱告的時候,可能是五分鐘、也許只有三分鐘。雖然過去也曾有在深入禱告得到 神回應的經歷,但彷彿耶和華 神早就在那邊等我一般,就在那麼短暫地時間中,我很清晰、明確地跟 神提出三個求職條件並得到回應:
1.有足夠影響力的企業
2.延續研究所的專業,跟聲學有關的工作
3.我能夠在那個位子上繼續帶給教會、帶給聖三位益處,而不只是陷入在個人忙碌的生活裡。
並說了一個我當時覺得很符合以上三個條件的公司、職位。

結束後有一種「禱告已蒙悅納」的真實感,同年十一月底我還有計劃再來韓國,所我心中有一份踏實感:「再次踏上這塊土地時,我一定會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最終我在十月結束魚漿工廠的工作,十一月全心投入在面試裡,因為退伍後,甚至放榮譽假時,我就已經無縫接軌的在工廠工作了。因此除了北中南各地去面試之外,十一月也去了趟日本的自助旅行。

東京。神樂坂街頭

在幾份offer的比較下,我真的在出發往韓國的前一天,拿到最後一份offer並做出抉擇,且於2020年1月到職。有的時候媽媽會問我,到底後不後悔做出這段決定呢?回來也好、轉換也好,其實對我來說這都只是一段過程,如果只是往未來做一堆不切實際的設想,有時反而會錯失了當下要把握的東西。在這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中,我終於不再是旁觀者,而是成為真正有資格掌握這份祝福的人,這便是我延續這恩典在我生命中的方法,以及與聖三位共同經歷的真實故事。


這個系列到此為止,應該暫時告一段落了,我總共寫了16篇。
感謝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呢?
除了思考值得感謝的部分外,我也研究了該如何更好地、更全面地感謝,也因著感謝作出了行動,去珍惜與把握我所擁有的事物。

鄭明析牧師說:「感謝會生出感謝。」

我不只是把這句話當成一種知識、一種理論,而我也因著實際地感謝,生出了感謝、感謝又生出了珍惜、珍惜又生出了生命,我的生命產生了變化,過去所寫的日常,與本系列相比不過是雞毛蒜皮罷了,我用這不足的文字,盡可能地把這些過程記錄下來,以此作為見證,感謝 神。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基隆陳董

基隆陳董是近年跟父母工廠來往的一位客人,他的年紀比父母還要大,總是穿著黑色的束腹跟雨鞋,言行間自帶獨特的氣場,一眼就能感受到這人肯定來頭不小。他過去是基隆在地做魚漿的知名店家,透過多年的累積,有一定的財富、在地方上也有影響力,常做慈善服務免費供應甜不辣、魚輪等魚漿製品給福利機構吃。他說自己當年的心態有點過度膨脹,想角逐地方代表、理事,但資金周轉失敗,所以連本業都丟了,還揹上大筆負債,逃到南部來。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基隆陳董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生產線


工作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子,新加入的人在前輩的指導下,學習如何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一般人都是跟擁有同樣職務內容的人去學習,但是因為自己的加入,對方的工作量會改變,也會配合自己的狀態去調整工作模式,所以看到的狀態,不一定是平時實際運作的狀況。但是其他的同事,他們負責的工作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加入而調整,一起搭配時,能夠比較清楚地看到他們工作的情形。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生產線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HACCP食品衛生


由父母所經營的這間公司,是一間冷凍食品加工廠。
將預處理過的遠洋魚肉,透過攪拌與調味,製作成親民的魚漿食品,如:魚輪、魚板、甜不辣……等等。
炸好的成品,會在半小時內藉由「IQF急速冷凍技術」降溫至零下三十度,不添加防腐劑,只要不解凍就能長時間保存,且回到常溫時,仍能保有剛料理好的美味。
在過去負債累累的情況下,媽媽還是堅持每年花錢去申請了HACCP食品認證(Hazard Analysis and Critical Control Points),其實以我們這樣小規模的加工廠,只經營國內市場,申請HACCP的助益並不大,但若是要將產品外銷,這是許多國家查核的資格之一。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HACCP食品衛生

兩千七百萬祝福——手錶


一個人出去旅行時,有時候真的會累到神智不清,說話邏輯不通、忘東忘西的,導致之前把手錶留在旅店。
隔了一個月,很高興能重新尋回,看著牆上掛著的英文經文:「尋找必尋見。」內心是相當的感動。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祝福——手錶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前言

什麼是「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呢?

在小學一年級時,父母創立了自己的工廠,從事食品加工的行業。爸爸是老闆也是主導的技師,媽媽本身是學會計的,所以負責會計以及內部、外部人事相關的業務。然而從採買設備開始就是一筆龐大的開銷,因為經驗不足,即使曾經參觀過其他的廠房,但知識與實作是截然不同的,一次又一次錯誤嘗試中,雖然生產線越來越進步,但是所累積的債務也越來越龐大。
在十年的時間中,負債的金額長年在兩、三千萬左右,而其中在我記憶中比較清楚的數字就是:「2700萬。」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前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不拿年終的員工

明曜百貨
工廠的員工人數大致在11~12人左右,新進員工,不適應的一週、一個月內就會走;久待的人,幾乎一待就是五、六年、十年。
工作內容的技術門檻並沒有那麼高,就職的人各種年齡層都有,有剛出社會的年輕人,也有五六十歲已經從上一份工作退休,得要繼續就業才能養活自己的人。
其中產品檢驗管理一職,從創業迄今只有經歷過兩位員工,現在這位——慧姐,從學校畢業後開始做起,經歷還清學貸、結婚、生產,小孩逐漸長大。
她總是穿著T恤和牛仔褲,表情很平靜、做事細心且認真,數十年如一日,裝扮、外表跟剛畢業時幾乎一模一樣。在小工廠做事,一個人要當好幾個人用,除了做每天生產線上的產品檢驗外,所有的行政工作,以及生產線的支援,她也要跟全部的員工一起分攤。 繼續閱讀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不拿年終的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