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閱讀]上帝的忍者學校與小雀鳥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其實我沒有在幫張文亮老師賣書的意思,也沒有拿校園書坊的錢,只是在圖書館看到,所以當初是兩本書一起借的,光是書名就引起我很大的共鳴,甚至我連簡介都沒有看就知道內容會寫什麼。因為在這之前我也時常覺得自己是神所使用的忍者,為了在生活中達成 神的期盼,所以困難、辛苦、各式各樣的事情都與神經歷,一同寫下故事。為了在百忙中抽出時間在教會幫忙,回想自己的模樣時,想必也是逗樂了聖三位了。
想要就讀上帝的忍者學校的前提只有一個,就是你願意按照校長的教導來生活,不分身份貴賤、年紀、地區都可以去上學。

裏頭許多故事都讓我想到自己大一剛到教會學習時的模樣,真的相當的扎心,回想起了許多故事。張文亮老師的文筆很好,可以把許多抽象的觀念寫的簡單易懂,真的有一些當初我自己吱吱嗚嗚回答不出來問題,思考的疑問,短短兩句話就可以充分地說明耶。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就像忍者要具備各種技藝一般,具備聖經六十九卷經與三十個論可是行走人生大海必備的技能)

每一回都有一個首小詩或是引言,讀完之後搭配內文他自己的信仰故事,讓內容變得更有味道,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他在引言提到的一個自然界的小觀察。人們看到蚯蚓的時候覺得牠很了不起,願意把土吃進去,然後一整天不休息地鬆土,毛毛蟲不停地投資自己、成長,最後結繭,在逆境中蛻變成蝴蝶。不過呢?站在生物學的角度真的是如此嗎?對這些動物而言牠們只是「適性地」發揮本能來生活而已,所以蚯蚓不斷地從中攝取養分來生活,毛毛蟲則是吃東西來填飽肚子,然後時候到了變成蝴蝶按照蝴蝶的型態來生活,這裡頭並沒有什麼患難辛苦可言。
站在創造者的角度來說呢,這些生物只是按照「創造目的」來生活罷了,每個階段中唯有按照 神的期盼來生活。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對照作者自己本身,他大學聯考失利,第二年才勉強考取中原水利,反觀現在在台大任教,別人覺得他大翻盤、人生逆轉勝……等等,但對於高三剛接觸信仰的他以及到現在,他唯有在每個階段當中去做神期盼的事情而已,他在中原大學體會到,為了實踐 神的攝理,在這個階段中比起汲汲營營追求屬世的知識,更重要地是在信仰扎根,進一步也因為信仰的關係他找到了讀水利系的原動力,不僅在信仰上充實,也在課業上精進。

拉長時間來看,真的覺得自己過去太著眼於眼所能見的事物,所以無法以著 神全面的想法來綜觀人生,不過在資訊發達的現代,這是一個普遍我們都要面對的問題,很容易倚賴隨手google到的資訊,卻不願相信在眼前活生生的人,這是本很適合初接觸信仰,對於信仰失去實體感的人閱讀的書,特別是大學生,可以轉換自己的格局,就算是在教會中打掃也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我自己在教會中就是負責週六晚上打掃聖殿的工作,對我來說是一件充滿意義的事情,一來是鄭明析牧師以前也總是成為在教會服侍的人,甚至在大雪的清晨提前到教會剷雪、開路,可以在過程中思想他的精神。另外也能透過打掃體會悔改的重要性,因為罪就像汙垢一般,每天都會產生,因此要時常地打掃、潔淨。
還有更多的時候,我也想著聖三位會來,弟兄姊妹們會過來而預備著,我們很容易把初上教會的新朋友視為珍貴,不過卻忽略了弟兄姊妹每個人都是主的寶貴愛人,透過打掃教會總是再次提醒我這件事情。
攝理教會竹東天主堂
(竹東天主堂)

以前教會還是排塑膠椅子的,我也曾經在感冒發燒的情況下,全身酸痛暈眩時到教會排椅子,想到牧師在清晨剷雪時解開了聖經一載二載半載的秘密,我更努力去做時,也在清晨中領受了龐大地恩惠,總結來說獻上服事的時候,讓我寫下許多一對一與天之間的獨特故事。

延伸閱讀:收塑膠椅的故事

[心得][閱讀]因為有愛,才有這個學系——林奈與生命科學系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今年給自己的默許是「一個月要讀一本書」,這本書的作者是是台大生命科學系的張文亮教授,本書收錄了十九個科系成立之初的故事,這要說明一下,這裡頭主要指的是某個人在他生活的時代中有提出一個教育制度、成立一個組織才被收錄進來。
所以這裡頭沒有數學、物理、化學、文學之類的,猜想是這些領域存在人類文明社會的時間長,舉數學來說在希臘時代就有類似學徒的制度,很難指出是某人在幾年幾月成立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生命科學系,我很驚訝,林奈(Carl Linnaeus,1707–1778)從意想不到的角度去觀察大自然。他最大貢獻在於提出了雙命名法,意即藉由「界門科目綱屬種」的屬名種名來為生物定學名,他閱讀創世紀後,思考為什麼亞當一看到一個物種就可以為其命名,認為其中是因為萬物當初被創造時就依循了某種法則,創世紀2章20節:
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那人便給一切牲畜和空中飛鳥、野地走獸都起了名……

老鷹
對照利未記11章中,提到了藉由「腳蹄有沒有分瓣」、「吃東西有沒有反芻」、「身體上的翅膀、鱗片」、「用掌行走,或是四足在地上爬行」來分類,進一步提出了我們現在熟悉的分類法,例如偶蹄目、奇蹄目、反芻目、有鱗目、爬蟲類……等等。

並且針對「物」的概念下了定義,凡是有固定形體的存在皆為「物」,而有形體沒有生命的是「礦物界」、有生命沒有感性(feeling)的是「植物界」、有感知卻沒有理性的是「動物界」,在這之上兼具感性、理性、靈性的是「人」。雖然六百萬年前就發現原始人,但是林奈對於文明歷史中存在的人類下了個定義,真正的人類、智人(Homo sapiens)是「渴求永恆」的,因此對照上面的人,不難理解在我們現在人類社會的組成中,並不單純透過生理的結構就能解釋,而是在漫長歷史中,人們正尋找著一份永恆,為了填滿內心的渴望。

“自然科學的存在,不是只留在探討大自然的現象,還有一個更高的目的——認識創造大自然的 神。"——林奈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他曾經在取得醫學學位後展開一趟旅行,行經瑞典北方與野居的Sami種族一同生活,行遍高山做自然觀察,最後將當時的日記稱為「山谷旅程」,我自己覺得因為很親身的感受過大自然的多樣性、變遷,才讓他對於「信仰」、「科學」、「人生」有了嶄新層次的體會,跟幾乎一年到尾都是待在室內空間、靜式生活的我不同。
我缺乏這方面的生活歷練,所以對於他所闡述的文字、體會無法產生共鳴耶,這些生物的知識國中就學習過,但我只是理所當然地接受,從沒想過是如何歸納出這些法則,或者是:「天啊!竟然是依循這樣的法則來創造!」這裏「天啊」的感嘆可使用的真恰當。

風景
讓我想到總會長牧師在2015年10月7日的證道話語,若不是看了這本書,真是慚愧,自己對於當時的證道沒什麼體會耶,只是白白接受也沒思考。
“宇宙、地球和人等等, 神把一切存在物都創造得很神祕。
然而人們卻把這些神祕的事物視為普通,為什麼會這樣呢?
是因為不瞭解才會這樣。是因為想法層次很低才會這樣。
所以必須與 神成為一體。
如果想與 神成為一體,就要學習 神的想法。
因此,為了讓我們能透過學習來瞭解並實踐, 神才告訴我們。
為了讓我們能透過學習來瞭解並實踐,進而如同 神觀看一般,在同樣的水準上觀看並感受,藉此多領受、多享受,所以 神才告訴我們。"––2015/10/07證道話語 主題:要體會其<神祕>,然後喜悅、感謝並付出愛

風景
這次讓我深深感受到閱讀跟瀏覽網頁資訊的差異,閱讀可以自己沈澱地思考,同樣的文字可以聯想到許多其他的事物,也會在過程中進行思辨,但網路的節奏太快了,以致於幾個小時下來,我還不一定真的說得出剛才那段時間我都看了些什麼、吸收了什麼東西,希望這個一個月一本書的節奏可以維持下去。我的暖男室友真的是體會讀書必要性的人,就算忙到不行,還是會在上學前、深夜十一點回家時,利用一些時間讀書,累積下來因著閱讀很多內容的關係,某種程度上人生的歷練、對事情的感知能力都變強了,變得「更暖?」。

(小插曲:我時常跟他提起的笑話
單單對一個人付出、對一個人好叫做暖男,那你知道如果對許多人、所有人都好,叫做什麼嗎?

 

 

 

 

 

 

 

「中央空調,我們一起成為擁有這個稱號的男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