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著穿短褲而被傳道的人

隨著信仰的年資成長,教會中有越來越多新血加入,「你是怎麼被傳道的」這個話題,都會季節性地流行一陣。

我嘛,是怎麼被傳道的呢?
一句話來說,是因為穿短褲而被傳道的。

繼續閱讀 因著穿短褲而被傳道的人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我

關於我的故事,其實過去寫過很多,但是在「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的這個系列中,我一直是個觀察者,鮮少真的跳進去故事裡,扮演一個角色。我的感謝,是來自於這段歷程所帶給我的成長與看見。從我逐漸懂事,了解家庭中所遭遇的困難開始,我總想著我可以為父母做些什麼,然而現實是我還是個得到了很大的照顧與保護下成長的孩子。因著愛,父母盡可能地不讓我們去承受那些壓力。

家庭經濟的轉變,老套的一句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對的時機、對的堅持與合適的客戶,讓公司的營運在很短的一兩年間由虧轉盈。在大一開始上教會後,我逐漸地體會到,這些歷程與結果其實都是龐大到難以想像的祝福。得到祝福,然後呢?鄭明析牧師很充分地教導,耶和華 神固然會賜下祝福,但是如何延續這份祝福,關鍵在於人是否好好地使用、有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責任,來決定祝福期間結束後,會繼續是祝福、還是磨難。這道理很簡單的,就像月考、期中考,考試範圍每次都不一樣,上次拿滿分,不代表下次就可以拿滿分。

因為哥哥、姊姊比自己年長許多,我讀大學時他們早已在社會上打滾多年了,某年寒假的農曆新年,他們跟父親起了口角,他們覺得都是因為創業的緣故,讓他們的成長格外地艱辛,當個安居樂業的小康家庭會有多好。此後幾年到研究所,我一邊電機領域中探索職涯時,我也在想,延續這份祝福的方法是什麼呢?
六年的時間無形中,新竹、北部也成為了我熟悉的城市、生活圈,就在完成研究所論文口試的那天,我還來不及告訴家人,媽媽就先告訴我另一個消息:「她和爸爸離婚了。」省略一萬字來說結論,爸爸拿走一筆錢、媽媽則是得到了魚漿工廠的經營權。因為孩子都成年了,父母的想法是,這是他們夫妻的事情,只需要告知我們,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情打亂了三個孩子原有的生活節奏。

口試到離校的這段時間裡,我的下一步是什麼,我並沒有那種非怎麼做的壓力捆綁著我,選擇權在我自己的手上,我大可繼續在我熟悉的城市生活,不需要為誰做出改變,但我最後決定這次要當個「參與者」。小時候哥哥、姊姊整天在工廠裡燥熱的環境幫忙時,我就是個不懂事的老么,靠著耍賴、鬧彆扭,都是在包裝區吹著冷氣,跟阿姨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待個半天就逃掉了,下午要我再進去說什麼也是不肯。其實工廠經營重心,蠻早就已經落在媽媽身上,爸爸從我高中時的一場工傷後,就名正言順地轉為顧問角色。一大批不適任的資深員工,長年的陋習不僅影響到了工作氛圍,甚至也影響到了產品本該有的SOP,但我們製作的是「食品」,豈容如此馬虎地對待呢,這些才是在經營上緊接而來的挑戰。最終在我替代役入伍前,以及退伍後的半年時間中,我都在家裡的魚漿工廠中幫忙,同時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好好地學習魚漿技術、認識食品工業這個領域。

諸多的產品線中,愛心模具是我們公司的標誌性特色

人總以為A、B兩條路,只有非左即右的二分法,所以在我選擇的過程中,父母、親友、師長,大家都有不一樣的想法。
「選了A就好好走A啊。」「既然選了A,為什麼現在要改走B呢?」
「選了B實在是太棒了,早該這麼做。」
「以前叫你選B只是說說,你不要選B,繼續走A啦。」

對於擁有信仰的我來說,我清楚地知道,重要的是要在每個時機下,走該走的路,具備該具備的能力,最後的最後,才讓你走上那條屬於你的路,盡情地發揮所學、所磨練的一切。但是這個過程會多長、多短,我並不明白,我也無法給親友、父母一個明確的答案。我覺得這些過程中的『激辯』,遠比走這些路還要煎熬,當家裡的工廠漸趨穩地,很多人不斷地要求我給出答案,以及原因,但就算是轉換工作,也有一千種以上的工作、職位可以選擇,怎麼可能是傾刻之間就可以決定的事。

因此轉換的時機、轉換的方式成為我每天都會禱告的項目,我很希望正確的時機來到時,聖三位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提示,甚至包含轉換的方向。就在2019年中秋節的那一週裡,早晨禱告時我的腦中都頻頻聽到:

“這段期間開始縮短了。"
接著一條像時間軸的線條,左右兩端開始急速的收縮。

週一、週二我覺得這只是意識太昏,禱告不專心所致,但這樣的現象一路到了週五,在中秋節晚會圓滿的落幕後,看著大家和睦、歡快的氣氛時,我突然體會到:「是了,要開始準備轉換了。」
於是隔天我開始著手整理自己的履歷。九月底時,跟教會去了一趟韓國,因為各種陰錯陽差的巧合,最後一天我變成臨時的領隊,恰恰又遇上了颱風,所以本該待在月明洞輕鬆愜意的行程,都得處理機票問題(同行的團員買的是三家截然不同的廉價航空,且對於天災的應對都不太一樣)。我心想難得退伍後終於可以出國,只是待在室內聯絡事情也太可惜了吧。於是帶著手機,沿著山行路邊走、邊處理航班問題。

王石:指的是在這個位子底下,巨大到難以計算尺寸的巨石

鄭明析牧師2012年8月3日禱告會話語
看到<王石>的時候要禱告:「懇求主讓我能掙扎奮鬥而成為屬天的傑作。」

「王石」算是我過去在月明洞擔任志工時,蠻常來禱告的地點,離食堂很近,中午休息時間哪都去不了,我就會沿著一旁階梯走五分鐘到「王石」去一個人禱告。另外一個因素,對於腿很長的來說,跪著禱告真正是很折磨的事情,特別是戶外,而「王石」就是一顆可以「坐著」禱告的地方。於是那天我本能性地往那個地方走上去,坐下去禱告的時候,可能是五分鐘、也許只有三分鐘。雖然過去也曾有在深入禱告得到 神回應的經歷,但彷彿耶和華 神早就在那邊等我一般,就在那麼短暫地時間中,我很清晰、明確地跟 神提出三個求職條件並得到回應:
1.有足夠影響力的企業
2.延續研究所的專業,跟聲學有關的工作
3.我能夠在那個位子上繼續帶給教會、帶給聖三位益處,而不只是陷入在個人忙碌的生活裡。
並說了一個我當時覺得很符合以上三個條件的公司、職位。

結束後有一種「禱告已蒙悅納」的真實感,同年十一月底我還有計劃再來韓國,所我心中有一份踏實感:「再次踏上這塊土地時,我一定會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最終我在十月結束魚漿工廠的工作,十一月全心投入在面試裡,因為退伍後,甚至放榮譽假時,我就已經無縫接軌的在工廠工作了。因此除了北中南各地去面試之外,十一月也去了趟日本的自助旅行。

東京。神樂坂街頭

在幾份offer的比較下,我真的在出發往韓國的前一天,拿到最後一份offer並做出抉擇,且於2020年1月到職。有的時候媽媽會問我,到底後不後悔做出這段決定呢?回來也好、轉換也好,其實對我來說這都只是一段過程,如果只是往未來做一堆不切實際的設想,有時反而會錯失了當下要把握的東西。在這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中,我終於不再是旁觀者,而是成為真正有資格掌握這份祝福的人,這便是我延續這恩典在我生命中的方法,以及與聖三位共同經歷的真實故事。


這個系列到此為止,應該暫時告一段落了,我總共寫了16篇。
感謝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呢?
除了思考值得感謝的部分外,我也研究了該如何更好地、更全面地感謝,也因著感謝作出了行動,去珍惜與把握我所擁有的事物。

鄭明析牧師說:「感謝會生出感謝。」

我不只是把這句話當成一種知識、一種理論,而我也因著實際地感謝,生出了感謝、感謝又生出了珍惜、珍惜又生出了生命,我的生命產生了變化,過去所寫的日常,與本系列相比不過是雞毛蒜皮罷了,我用這不足的文字,盡可能地把這些過程記錄下來,以此作為見證,感謝 神。

最值得花時間相處的朋友(中)——擁有柔軟內心卻強勢的人

基於上篇,內心柔軟的人之中,還有什麼樣的寶藏呢?

答案說出來會有點自虐的感覺,那就是標題的:擁有柔軟內心卻強勢的人。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從大主管身上得來的,部門主管年紀35歲左右,外型也很年輕,時常臉上堆滿笑容。說他還是碩士生,應該很多人都會相信。其實他的本性並不是那種情緒化、嚴厲的人,但工作需要,加上時常要與更高層來交手,所以在實務上總是要展現強勢一面才行。因此常常有為了解決問題,盯著我們到凌晨一兩點,直到問題解決出來、告一段落才罷休。隔天又得正常地九點進辦公室,繼續推進問題。因此同事們給他一個『近戰系』主管的封號,只要出問題第一時間他就會殺到前線來監督。身為下屬,被指揮、被要求是沒什麼理由抱怨,不過有時大主管也會對合作的廠商發脾氣,下達一些嚴厲的要求,就會讓我們對協力廠商感到抱歉。

同事們都傳聞,在我到職之前,是由一位老主管擔任部長,那時才是真正的黑暗時代,老部長會在辦公室破口大罵、大力拍桌,開會時為刁難而刁難,甚至為了解決問題,每天超時上班、加上週末凌晨的電話騷擾,讓本來單純的工作內容,每天得在高壓下執行。一開始聽的時候沒什麼感覺,畢竟沒有親眼見過,沒有什麼好批評的,當成一件辦公室軼事聽聽而已。然而後來跟同事比較熱絡時,一個人主動聊起:「當年誰有被老主管罵過呢?」在場的人都搖搖頭,有些人業務沒有直接對到部級主管,另外則說那些常被罵過的人早就跳槽。當時大多數人都是旁觀者,真正每天被針對、施壓的人,正是當年還是課長的『部門主管』

老主管離職才一年多而已,部門的風氣慢慢在轉變,部長本質上不是這樣子的人,所以他也在摸索如何用更和諧的方式來推動部門業務。換個角度想的時候,發現主管也是個內心柔軟的人。許多工作項目,他都是用跟大家一起奮鬥的方式來執行,雖然我們被盯著弄到凌晨,但換個角度想,我自己的業務少時,都是準時下班,但主管則是每天要督促不同的業務,每一天都得待到深夜,或者是凌晨還在思考工作上的問題該如何解決。

另一個令我改觀的部分是,跟我差不多時間點到職的同事有幾位,有時部長會直接跨過課級主管給一些額外的業務。一開始蠻緊張的,常常都是突發任務且是過去根本沒接觸過的內容,內心會想幹嘛分配給我,找有經驗的人去做不是更好嗎。然而實際執行後,會發現部長的目的是想藉機栽培一些專業能力給我,他會跟我聊聊對理論、設計理念的想法,並推薦我如果有興趣可以去讀什麼相關的內容,也許是產品規格書、或是搜尋特定的關鍵字找理論。至於後續有沒有執行就是看個人造化,我個人是會把這些名詞記錄下來,趁業務比較空閒時可以去研讀。

在教會中也有外表很強勢的弟兄姊妹,時常會有人在跟他們互動的過程中內心受傷、遭受打擊。但對我自己而言,跟這些強勢的人接觸時,我更多的時候是選擇「理解」,必定是有什麼樣的成長背景、生活環境塑造出這樣的個性。用更高的視野去看待這件事時,就不會陷入在人與人的爭執中,覺得對方愧對自己。內心受傷的時候,總在深入禱告中,神在機緣巧合下讓我解開這個人所帶給我的傷痛。

以最神奇的一件事情為例,曾經一位聖職者總是用很強勢的方式對待大家,常常把:「笨蛋、笨手笨腳掛在嘴上。」私底下有些人都會氣憤地談論跟他的互動經驗,也不斷跟其他的牧師們申訴。我自己也在過程中心情有被打擊過,雖然常在禱告中傾訴這件事情,但是畢竟沒有好好對談的機會,沒辦法掌握對方真實的狀況是什麼,所以那就像個負能量的漩渦,越思考只會越陷越深。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持續為這件事情禱告的關係,隔了多年之後,在另一個場合,就聽到了對方的「告白」,原來當年他也正處於低潮中,每每都在口出惡言後,獨自一人時又在神面前感到羞愧,行為與想法不一的生活讓他很自卑、也很痛苦。因為用錯誤的觀點去看待教會的弟兄姊妹,最終的結果就是讓自己活得很辛苦。比起去怨恨對方,聽到他的告白後,我的想法是:

「感謝神,時間都讓我們都成為了更好的人。」

所以我也真心的祝福他,在聖職的路上可以繼續服務弟兄姊妹、引導更多的生命。

人們常會用自己的標準、用自已『做得好』的部分去審視別人『不擅長、做得不好』的地方,但神不是用這樣的想法去看待人的,每個人需要克服、得勝的都不太一樣。如何與強勢的人相處呢,我想每個人的秘訣都不一樣,如果在強勢的外表下,發現他擁有一顆柔軟的內心。

即便過程未必不順利,我還是願意與他們共事、相處:

「要耗費這麼大的力氣武裝自己,你辛苦了。」

有些人在上教會的過程中與人發生爭執,而不願意再上教會。我自己也曾因為無形的強勢感,讓人很難跟我相處,事隔多年後,我告訴當年的學弟:「當年我太不足了,請你原諒我。」

懂得放下過去的人,也才能盡情地掌握住
.
.
.
.
.
.

未來太遙遠了,放下過去,盡情地掌握『現在』吧。

延伸閱讀:離開攝理教會

攝理教我的事:專欄移至新網站

為了方便閱讀,集中管理系列型的文章,「攝理教我的事」,以聖經為出發點寫的專欄,將在新的網站『靜靜聽,聽安靜』來更新
攝理教我的事

話語天國

歡迎拜訪與指教

微笑女孩上教會的秘密回憶錄

每個人上教會的理由百百種,有各種被傳福音、認定 神的見證。
但這樣奇妙與 神結緣的方式,我可是第一次聽到。有一位已經在上班的姊姊最近帶自己的朋友來聽聖經三十個論,很想認識 神。起因是看到教會姊姊在instagram、facebook打卡的照片,模樣看起來: 繼續閱讀 微笑女孩上教會的秘密回憶錄

生活中的詩43~保守看顧(422世界地球日)

鄭明析牧師攝理教回憶錄

陰雨城市
陌生城市
繁忙城市
污濁的城市

請告訴我
您對人類
何等期待
何等地喜愛

晝夜未眠
保守看顧
主耶和華
正遙望著它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讓我來傳達

——
眺望著台中市所寫的詩
向「東京之夜」歌詞致敬


如天般偉大的 神正在遙望著它
天の大きな神様と共に

這個龐大的都市 它也在仰望著天
この大きな都市に天を仰いで

在這裡正確地度過人生的人們究竟有多少人
正しく生きている人がどのくらいいるかと

屬於神的事物永遠存在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復活節是每年四月的第二個週日,我記得特別清楚,因為我是在復活節受洗的。
因為耶穌基督是在逾越節被捕,隨後受刑並在三天後復活,而逾越節的時間是在四月第一週(以猶太曆法來計算是春分後的第十四天),所以基督徒將四月的第二週視為「聖週」,並在第二個週日獻上復活節的紀念儀式。 繼續閱讀 屬於神的事物永遠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