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歌曲][信仰]我的愛宛如一道瀑布?


鄭明析牧師的詩『服事』寫到:「譜寫詩歌新曲調,歲月盡消磨。都為祂歌頌。」聖經中、歷史上愛 神的人,把自己對天滿溢的愛透過旋律與歌詞,抒發出內心要爆發的那份愛。 繼續閱讀 [福音歌曲][信仰]我的愛宛如一道瀑布?

[韓國]尋找聖君的民族——韓國故宮博物院


韓國半島地理位置鄰近中國,文化深受中國歷代影響,在兩千多年時間中又演變出一個獨特的韓國文化。 繼續閱讀 [韓國]尋找聖君的民族——韓國故宮博物院

[海外志工]7/3day7體會比喻以及啟示吧

攝理教會月明洞
高緯度地區的梅雨季比較晚,這週開始斷斷續續地下著雨,有時候雨量還真不小。 繼續閱讀 [海外志工]7/3day7體會比喻以及啟示吧

第一次的禱告(上)

攝理教會月明洞自然聖殿
“我,第一次禱告是什麼時候呢?"

當度過信仰的時候,不自覺地想起這個問題。
有些人可能心想,那就是看你第一次禱告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就是什麼時候嘛!不過如果站在神的立場,我自己主動地傾訴內心,跟神對話的時刻,那是什麼時候呢?
比起禱告的「形式」,或者是「名詞」,跟神相通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呢?
神每天都在尋找可以跟自己相通、瞭解自己心情的人,但是有多少人能回應那期盼呢?
人跟人之間相處,內心無法相通的時候是最痛苦的。因為內心不相通,縱使是家人、愛人,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地折磨人。 繼續閱讀 第一次的禱告(上)

不斷地跟我討論吧

攝理教會研究生
學長研究的題目一直碰到瓶頸,將近一年以來還是連想量測的結果都沒有得到,更不用說進一步的分析。
在做的實驗並不是什麼獨創性、前所未有的內容,不過基於研究的精神,老師更期待的是我們在發展一套技術的過程中學習到更多的觀念、方法論。否則只要跟技術成熟的實驗室請教,不僅是實驗方法,應該連程式碼都可以給我們。但令人痛苦的是每週開會的時間,學長會報告按照老師指導的方向嘗試的結果,放上許多波形圖,接著又是大夥一陣虛無縹緲的偵探推理時間,一小時後「大致」又得到一些新的想法,最後所有人又都在不確定性、一頭霧水的情況下結束。
想必是這樣的狀況持續太久了,所以這次老師耐不住性質地發洩了下情緒:「我覺得你太少跟我討論了,這一點點內容為什麼要做一個禮拜呢?不是把圖片展示出來就好,我想知道你對於這個實驗有什麼看法。你其他的時間都在做什麼呢?」會議室的空氣頓時僵硬了起來,大家的眼色各自看向不同的地方不想跟老師對上眼。

被這樣責怪,第一時間我想任誰都會無辜地說:「我都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啊!實驗弄不出結果,我也很悶。」
學長板著臉回話說:「我還有做更很多嘗試,修改其他變量,但是都沒有具體的效益,所以就沒放出來。」
老師接著說:「你應該要不斷地跟我討論才行,一週一次是不夠的,而且你做了什麼都要讓我知道,這都是一個累積的過程,不然每次我都是來這裡當場解決你的問題,這樣毫無效率可言。最起碼前一天你要把分析的訊號結果都寄給我,讓我看過之後再討論吧。好的、壞的,你都要跟我報告,不是有東西、有成效的才報告,沒有結果的也都要跟我說。」

可以理解學長很悶的心情,現在連訊號都得不到的,根本沒辦法著手分析,更不用說進行碩士論文的研究。
會議結束,大家摸摸鼻子,今天早早就離開實驗室回家去了,我自己一個人還留在實驗室,靜靜地沈澱心情,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又跟主對話起來了:「似乎……,我在天的面前也是如此耶,很少討論。」

此外,我總是想呈現好的一面、好的結果,覺得浪費時間、沒意義的事情就自己默默地放在心底,學校老師自然是無法跟主的層次比較,主想要愛我、關心我、幫忙的內心是更強烈的吧?主一定也不想看到我那獨自奮鬥、掙扎的模樣。
“不斷地跟我討論吧!"


早上又聽到更進一步的教導:
“雖然先試著去做也很重要,但比那更重要的是方向。
先試著去做對的事物,這是挑戰也是奇蹟。
然而,你因為想做自己期盼的事,
就說:「先試著去做再決定嘛!」這是讓自己合理化。
不論何事,方向都非常重要。"

頓時解開我的疑問,仔細想想每次尋找神的契機都是卡關、遇到困難的時候,但關鍵是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好好的討論、確認方向,一股腦地按照自己的理解、猜測去做。
「但是非要確認到得到回應為止,得到具體的教導為止,那豈不是綁手綁腳,總邁不出腳步嗎?」

“行為累積起來而喜歡時,那份力量就會很龐大。
因為只要喜歡,就容易走那條路。
不要把「先試著去做」用來將自己合理化,
而是把這當成挑戰「對的事物」的方法吧!"

這真是句拗口的話,當成.挑戰.對的事物.的方法,也就是說比起一直問為什麼?或是盲目地做。
更重要地是確認好方向後,努力去實行、完成那件事情,對嗎?
「這樣說我就能理解了,因為不論是走上怎樣的路,因為還沒看到結果,所以都會產生疑問、恐懼、擔心,但關鍵是一旦得到了正確的方向,把事情完成就是我自己的責任。」

「原來討論就是如此的重要啊。」
坐在實驗室的位子上托著腮,我心想,某種程度來說也有老師表達得不好的地方,不過根本來看,老師是真正為了學長著想,也很想幫忙的關係才那麼說的吧。
為什麼他可以做出這麼棒的指導呢?
在團隊中常常只會著眼於能力很好的成員,如果要不偏離道路、長遠地經營,果然還是得找到導師才可以。

“只要稍微多做一點,「問題」就能解開。"——鄭明析牧師
只要稍微多思考一點,就不會誤會啊。

禱告來看見唯一的路

年節前就收到教授的來信,希望我下學期去跟一家公司合作,一週兩天包含星期六(兩天沒有連在一起,且上整天班),雖然是希望我考慮看看,但似乎完全找不到拒絕的立足點,因為這個研究題目碩一就只有我一個人。苦思良久一個年假,禱告中不斷地說出自己的擔心:「擔心的部分是如果參與實習,本來想選的研究所課就被擋掉,且課程正好就是跟實驗室研究相關的內容,假日的話則是擔心沒辦法回台南。」 繼續閱讀 禱告來看見唯一的路

我的第一個禱告

國家戲劇院夢想日記
初四開始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擔任幕後工作的人員,這次的表演是現代舞,一開始真的不帶著什麼期待,甚至覺得我自己會不會從頭到尾就陷入在工作中,對於演出內容完全狀況外、或是一頭霧水。 繼續閱讀 我的第一個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