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離家出走的老人

上大學後我待在家的時間真的不多,即使是過年可能也待個五六天而已,這天在家,我正沈浸在這悠閒的生活步調時,只見媽媽神色衝衝的進門,把前幾天我跟姊姊網購所留下的大紙箱拿走,機車菜籃子裡還裝著一盆蚊香。
「我撿到一個離家出走的老人,我要幫忙載他的個人物品過去收容中心。」媽媽字句有點零散,讓我搞不清楚狀況,她簡單的回答之後便騎車出去,那天弄得很晚才回家。 繼續閱覽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離家出走的老人

廣告

不機智的醫院生活——闌尾炎住院篇

(當我寫這段遭遇時,本人已經恢復健康,沒有生命危險)

在拖延了八天之後,我終於接受了腹腔鏡的手術,因為闌尾已經嚴重發炎,且有許多膿積累在其中。因此只能透過手術清潔患部,用引流管把裏頭產生的液體慢慢排出體外,搭配抗生素把發炎的地方清潔乾淨,復原的週期會比一般闌尾炎還要來得長許多。麻醉退的時候,可以說是從病床上驚醒的,即使事前知道手術的進行方式,但對於身體產生的變化還是難以調整。特別是裝上輸尿管,它就是一個直接與尿道對接的塑膠管,所幸我的狀況很快就可以拆除,但之後的一兩天排尿還是非常的痛苦,感覺有輕微地撕裂傷。
手術後四十八小時都不能吃東西,口渴的話就用棉棒沾水濕潤一下口腔,醫師需要持續的觀察引流管流出的液體量與顏色。很幸運的部分是,我的症狀並沒有演變成腹膜炎,那瞬間就會變成一個大手術,要花很多時間清理腹腔,還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下床非常的不方便,除了腹部的傷口之外,手背持續注射的點滴也讓一舉一動變得很艱難,一開始為了補充營養是注射葡萄糖胺液,開始進食後才改成生理食鹽水。這也是一個很惱人的要素,因為身體會回收這些水分,你什麼都沒有吃,但還是每三小時就一定要起身去上廁所。

每天的生活很簡單,護理師三班都會來給藥注射抗生素,清理引流管的瓶子紀錄身體排出的液體量。早上專師(專科護理師)會來幫忙清潔傷口、重新包紮患處。其實很佩服護理師,總是滿滿正能量的來服務病人,同病房的另外兩個人的病情比較嚴重,需要二十四小時的看護幫忙,突發狀況很多,也常遇到病人不配合的時候,但護理師總是很有耐心的排除問題。

另外一個日常的活動就是運動,說是運動其實就是在樓層裡頭走動,短短的一個路線,對手術後的我來說異常的艱難,有時候走幾圈就要花上半小時,我自己是趁著給藥後的空檔都會去走走,一天會走上四、五次。走一兩圈就覺得很疲憊,腹部非常的不自在,特別是脹氣與糞便在腸道中蠕動的時候,很疼痛,又分不清楚是排氣還是要上廁所。觀察同樓層比較會出來活動的幾位病人,驚覺自己其實有點懶惰,應該要再多走一些,於是嘗試挑戰一天中每次下床運動都要多走一圈,最後那天走了七次,每次最後一圈都異常的不舒服,但睡一覺之後身體真的恢復許多。

過程中不時會感覺到身體還是有些發炎反應,大概第五天之後身體才變得比較輕鬆,我也不用隨時連接著點滴,只要把抗生素打完就可以拆掉,自由活動的感覺真好。早班照顧我的護理師應該是新人,許多事情執行上比較不拿手,很多時候忙完一圈病房後,第二次給藥的時間也到了,技巧也比較差一些,25號這天更換點滴注射的針管,把針管換到左手,我自己是蠻害怕看護理的過程,每天換紗布時也不敢直視自己手術的地方,想不到插針時血流了一大堆,後來我還得自己更換所有的床組,但床墊已經被污損了,點滴上的日期她也很有趣的寫成「2/25~2/29」,這是2020年2月29日才能出院的意思嗎?我是沒什麼怨言,畢竟新人就是得面對許多挑戰與壓力。

每天讀經的量也很多,早上大夜班的護理師下班前一定會再來巡房一次,所以大概五點多就會醒來,等抗生素打完七點左右我就會下床簡單的盥洗,利用早上的時間讀21章以上的聖經,因為專師或是醫師早上隨時都可能會過來,因此這段時間也不太適合出去活動。明明是很嚴重的狀況,但在住院的這段期間內心卻非常的喜樂(我竟然也會用這個單字!)、平靜,不會刻意去責怪媽媽、埋怨別人,也不會胡思亂想讓想法陷入負面的漩渦中,就像鄭明析牧師一樣,不論遭遇到什麼樣的挫折、冤枉的事情,總是優先地跟聖三位獻上感謝。「喜樂」是什麼意思呢,真的很開心、很容易笑,剛手術完的那幾天一直因為一些小事就笑,牽動腹部肌肉時超難受的,又很難抑制開心的情緒。可能我很想安慰打電話過來關心的親友們的心情吧,希望他們可以放心。


26號我開始訂醫院的餐點,這樣媽媽就不用上班到一半得抽空出來送飯,營養部的資料卡上寫著:「飲食也是治療的一部分。」覺得這句箴言寫得真好,以後吃大餐療癒身心時,我也要用這句箴言:「飲食也是『療癒』的一部分。」

住院的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很難想像自己住了八天,雖然不是痊癒,回家護理還有一段恢復的路要走。
不過在提回家的狀況之前,更多關於病房裡的有趣瑣事,就留待下回再詳述吧。

[一聽再聽]光輝歲月——Beyond(他在獄中被奪去的時間,成為光輝歲月)

一開始吸引我的是MV的設計,為什麼刻意呈現非裔黑人的身影,歌詞中也提到膚色的鬥爭。已故的香港傳奇歌手黃家駒這首歌是為了紀念已故的南非共和國前任總統納爾遜·羅利拉拉·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他是眾所皆知的人權鬥士,不僅為了非裔黑人爭取權利,也幫助南非這個國家團結合一。過程中他曾在獄中服刑28年,出獄後他一在獄中被不平等對待的部分,用寬大的內心擁抱所有的人民,其故事被改編成許多電影如:《打不倒的勇者》(Invictus)、《曼德拉:漫漫自由路》(Mandela: Long Walk to Freedom)等等。 繼續閱覽 [一聽再聽]光輝歲月——Beyond(他在獄中被奪去的時間,成為光輝歲月)

碎石子的獨白——勤勞奔跑的鄭明析牧師

在整理辦公桌時,發現了幾個平扁的小石頭,這是自己很久以前刻意搜集的。這本身並不是什麼特別的石頭,一次聽到鄭明析牧師曾經在一個地方停留,那時每天都會在一個中庭跑步,那不是專門用來運動的地方,地板鋪著大小不一的石頭,即使環境並不盡理想,但牧師還是每天都努力透過運動管理自己,一天牧師在中庭發現了這種扁平的小石頭,於是就把這石頭轉贈給弟子們。透過自己身體力行的故事,告訴弟子們,應該要勤勞的奔跑自己的人生,踩踏到連石頭都被磨平的程度才行。

後來跟朋友在海邊撿石頭的時候,比起要簡很酷炫、很獨特的時候,我默默的撿了三個顏色不同的扁平石頭放在自己的辦公桌裡。

「勤勞地奔跑自己的人生吧。」這些石頭如此對我說。

一意孤行的達人&使人和睦的領導者

忙碌工作時,教會的姊姊送的湯圓

小時候我很愛亂講話,幾乎想到什麼就立刻脫口而出,幾經嚴厲的教訓之後,等到再回過神來,就發覺自己已變成一個非常不善於表達的人。
學生時期,如果在走廊上與師長巧遇,我都需要緊張地思考,在走到什麼距離時我該抬頭?眼神要如何與對方接觸、應該要說什麼話、手勢要怎麼擺。一但時機點抓得不對,我就只能板著臉尷尬地走過去。

脫離讀書、考試的時代後,我漸漸開始負責一些團隊領導、為整體做策劃的事務。雖然不時也得到很多的肯定,但我也在繁忙的事務中,疲憊、失去力量、內心與人衝突。

“為什麼我會招受這樣的對待呢?"
想必很多人會對於這樣的事情感到冤枉、不平不滿吧。

但在2016年末時,透過鄭明析牧師在年末的證道話語,讓我體會到正是因為自己錯誤的個性導致自己感到辛苦的。當我無法把事情交託給團隊去執行時,某種程度上也反應了我對於團隊的不信任。

因此在今年,學習如何溝通、團隊合作,甚至是栽培更多可以一起共事的夥伴,這成為我最大的挑戰。
12月中,我開設了靜態、動態拍攝、影像剪輯、檔案管理等課程,並進行了兩次以上大規模的攝影活動。因為做很多事情的關係,當然會有感到疲憊的部分。但因為有可以一起實踐的夥伴,所以真心的覺得感謝,以及充滿希望。

“<掙扎奮鬥地奔跑到後來筋疲力盡而嘆氣>
比<不奔跑、不做事,光是舒服地呆呆不動>好上一百倍。
然而,因為有「奔跑到筋疲力盡而得到的部分」,
所以那會成為<2018年新年的力量>、
成為<希望>、成為<踏板>來生活。"2017年12月31日迎新送舊禮拜證道話語

太陽花學運讓家人分化,聖經彌補了愛的關係

姊姊一直對於基督徒都有不好的印象,所以對於我上教會一開始也有許多的衝突,後來態度轉為置之不理。
2014年3月18日,我在晚餐後進入實驗室,直到凌晨才離開。想不到六個小時的時間,醞釀已久的立場的衝突被點燃到最高點——立法院被學生運動的團體佔領了。 繼續閱覽 太陽花學運讓家人分化,聖經彌補了愛的關係

我的兩位老師——嚴定暹與鄭明析

鶯料理
小的時候家庭能給予的教育資源並不多,父母分別只有國、高中畢業,在創業艱難的日子裡,實在是不可能買課外書、學才藝。每天通勤都要花上半小時以上,加上媽媽下班時間晚,放學後得在公司等到晚上七八點才能回家,回家的路上還得一路購買日用品、聯絡事情,有時這趟車甚至要一個半小時才能到家。 繼續閱覽 我的兩位老師——嚴定暹與鄭明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