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地球儀是斜的?是誰幫助我的呢?

這應該算是一個經典的相聲、或笑話段子,曾經被人套上三國、二戰歐洲、民國初年……等等歷史情境。以侯文詠跟蔡康永的《歡樂三國志》有聲書為例,諸葛亮一次考阿斗,為什麼地球儀是斜的,旁人都非常的緊張,一再跟諸葛丞相澄清,沒有人把地球儀弄斜,而是地球儀送來就這個樣子。諸葛亮表情越來越凝重,越來越多人幫劉禪辯護,營造出場面的滑稽感。

繼續閱讀 為什麼地球儀是斜的?是誰幫助我的呢?

因著穿短褲而被傳道的人

隨著信仰的年資成長,教會中有越來越多新血加入,「你是怎麼被傳道的」這個話題,都會季節性地流行一陣。

我嘛,是怎麼被傳道的呢?
一句話來說,是因為穿短褲而被傳道的。

繼續閱讀 因著穿短褲而被傳道的人

兩千七百萬的祝福——我

關於我的故事,其實過去寫過很多,但是在「兩千七百萬的祝福」的這個系列中,我一直是個觀察者,鮮少真的跳進去故事裡,扮演一個角色。我的感謝,是來自於這段歷程所帶給我的成長與看見。從我逐漸懂事,了解家庭中所遭遇的困難開始,我總想著我可以為父母做些什麼,然而現實是我還是個得到了很大的照顧與保護下成長的孩子。因著愛,父母盡可能地不讓我們去承受那些壓力。

家庭經濟的轉變,老套的一句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對的時機、對的堅持與合適的客戶,讓公司的營運在很短的一兩年間由虧轉盈。在大一開始上教會後,我逐漸地體會到,這些歷程與結果其實都是龐大到難以想像的祝福。得到祝福,然後呢?鄭明析牧師很充分地教導,耶和華 神固然會賜下祝福,但是如何延續這份祝福,關鍵在於人是否好好地使用、有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責任,來決定祝福期間結束後,會繼續是祝福、還是磨難。這道理很簡單的,就像月考、期中考,考試範圍每次都不一樣,上次拿滿分,不代表下次就可以拿滿分。

因為哥哥、姊姊比自己年長許多,我讀大學時他們早已在社會上打滾多年了,某年寒假的農曆新年,他們跟父親起了口角,他們覺得都是因為創業的緣故,讓他們的成長格外地艱辛,當個安居樂業的小康家庭會有多好。此後幾年到研究所,我一邊電機領域中探索職涯時,我也在想,延續這份祝福的方法是什麼呢?
六年的時間無形中,新竹、北部也成為了我熟悉的城市、生活圈,就在完成研究所論文口試的那天,我還來不及告訴家人,媽媽就先告訴我另一個消息:「她和爸爸離婚了。」省略一萬字來說結論,爸爸拿走一筆錢、媽媽則是得到了魚漿工廠的經營權。因為孩子都成年了,父母的想法是,這是他們夫妻的事情,只需要告知我們,不希望因為這件事情打亂了三個孩子原有的生活節奏。

口試到離校的這段時間裡,我的下一步是什麼,我並沒有那種非怎麼做的壓力捆綁著我,選擇權在我自己的手上,我大可繼續在我熟悉的城市生活,不需要為誰做出改變,但我最後決定這次要當個「參與者」。小時候哥哥、姊姊整天在工廠裡燥熱的環境幫忙時,我就是個不懂事的老么,靠著耍賴、鬧彆扭,都是在包裝區吹著冷氣,跟阿姨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待個半天就逃掉了,下午要我再進去說什麼也是不肯。其實工廠經營重心,蠻早就已經落在媽媽身上,爸爸從我高中時的一場工傷後,就名正言順地轉為顧問角色。一大批不適任的資深員工,長年的陋習不僅影響到了工作氛圍,甚至也影響到了產品本該有的SOP,但我們製作的是「食品」,豈容如此馬虎地對待呢,這些才是在經營上緊接而來的挑戰。最終在我替代役入伍前,以及退伍後的半年時間中,我都在家裡的魚漿工廠中幫忙,同時對我來說也是第一次好好地學習魚漿技術、認識食品工業這個領域。

諸多的產品線中,愛心模具是我們公司的標誌性特色

人總以為A、B兩條路,只有非左即右的二分法,所以在我選擇的過程中,父母、親友、師長,大家都有不一樣的想法。
「選了A就好好走A啊。」「既然選了A,為什麼現在要改走B呢?」
「選了B實在是太棒了,早該這麼做。」
「以前叫你選B只是說說,你不要選B,繼續走A啦。」

對於擁有信仰的我來說,我清楚地知道,重要的是要在每個時機下,走該走的路,具備該具備的能力,最後的最後,才讓你走上那條屬於你的路,盡情地發揮所學、所磨練的一切。但是這個過程會多長、多短,我並不明白,我也無法給親友、父母一個明確的答案。我覺得這些過程中的『激辯』,遠比走這些路還要煎熬,當家裡的工廠漸趨穩地,很多人不斷地要求我給出答案,以及原因,但就算是轉換工作,也有一千種以上的工作、職位可以選擇,怎麼可能是傾刻之間就可以決定的事。

因此轉換的時機、轉換的方式成為我每天都會禱告的項目,我很希望正確的時機來到時,聖三位可以給我一個明確的提示,甚至包含轉換的方向。就在2019年中秋節的那一週裡,早晨禱告時我的腦中都頻頻聽到:

“這段期間開始縮短了。"
接著一條像時間軸的線條,左右兩端開始急速的收縮。

週一、週二我覺得這只是意識太昏,禱告不專心所致,但這樣的現象一路到了週五,在中秋節晚會圓滿的落幕後,看著大家和睦、歡快的氣氛時,我突然體會到:「是了,要開始準備轉換了。」
於是隔天我開始著手整理自己的履歷。九月底時,跟教會去了一趟韓國,因為各種陰錯陽差的巧合,最後一天我變成臨時的領隊,恰恰又遇上了颱風,所以本該待在月明洞輕鬆愜意的行程,都得處理機票問題(同行的團員買的是三家截然不同的廉價航空,且對於天災的應對都不太一樣)。我心想難得退伍後終於可以出國,只是待在室內聯絡事情也太可惜了吧。於是帶著手機,沿著山行路邊走、邊處理航班問題。

王石:指的是在這個位子底下,巨大到難以計算尺寸的巨石

鄭明析牧師2012年8月3日禱告會話語
看到<王石>的時候要禱告:「懇求主讓我能掙扎奮鬥而成為屬天的傑作。」

「王石」算是我過去在月明洞擔任志工時,蠻常來禱告的地點,離食堂很近,中午休息時間哪都去不了,我就會沿著一旁階梯走五分鐘到「王石」去一個人禱告。另外一個因素,對於腿很長的來說,跪著禱告真正是很折磨的事情,特別是戶外,而「王石」就是一顆可以「坐著」禱告的地方。於是那天我本能性地往那個地方走上去,坐下去禱告的時候,可能是五分鐘、也許只有三分鐘。雖然過去也曾有在深入禱告得到 神回應的經歷,但彷彿耶和華 神早就在那邊等我一般,就在那麼短暫地時間中,我很清晰、明確地跟 神提出三個求職條件並得到回應:
1.有足夠影響力的企業
2.延續研究所的專業,跟聲學有關的工作
3.我能夠在那個位子上繼續帶給教會、帶給聖三位益處,而不只是陷入在個人忙碌的生活裡。
並說了一個我當時覺得很符合以上三個條件的公司、職位。

結束後有一種「禱告已蒙悅納」的真實感,同年十一月底我還有計劃再來韓國,所我心中有一份踏實感:「再次踏上這塊土地時,我一定會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最終我在十月結束魚漿工廠的工作,十一月全心投入在面試裡,因為退伍後,甚至放榮譽假時,我就已經無縫接軌的在工廠工作了。因此除了北中南各地去面試之外,十一月也去了趟日本的自助旅行。

東京。神樂坂街頭

在幾份offer的比較下,我真的在出發往韓國的前一天,拿到最後一份offer並做出抉擇,且於2020年1月到職。有的時候媽媽會問我,到底後不後悔做出這段決定呢?回來也好、轉換也好,其實對我來說這都只是一段過程,如果只是往未來做一堆不切實際的設想,有時反而會錯失了當下要把握的東西。在這兩千七百萬的祝福中,我終於不再是旁觀者,而是成為真正有資格掌握這份祝福的人,這便是我延續這恩典在我生命中的方法,以及與聖三位共同經歷的真實故事。


這個系列到此為止,應該暫時告一段落了,我總共寫了16篇。
感謝可以做到什麼程度呢?
除了思考值得感謝的部分外,我也研究了該如何更好地、更全面地感謝,也因著感謝作出了行動,去珍惜與把握我所擁有的事物。

鄭明析牧師說:「感謝會生出感謝。」

我不只是把這句話當成一種知識、一種理論,而我也因著實際地感謝,生出了感謝、感謝又生出了珍惜、珍惜又生出了生命,我的生命產生了變化,過去所寫的日常,與本系列相比不過是雞毛蒜皮罷了,我用這不足的文字,盡可能地把這些過程記錄下來,以此作為見證,感謝 神。

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行前篇

疫情期間沒辦法出國,想出國怎麼辦呢?
那就出國啊。

對台灣來說,上半年疫情緊張,所以當時到中國出差的同事個個都是抱持著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出發的。比起以往的短期出差,公司希望減少往返各14天的隔離需求。所以一趟去,就是近三個月的時間,確保公司產品可以順利量產後再回來。以當時待在台灣的我來說,覺得出差真的是一種孤立無援的絕望,很多第一線的問題都需要臨場排除,台灣辦公室所能做的,絕大多數都是施加時間壓力,以及對於已發生的問題,丟出更多、更多的問題與質疑。

繼續閱讀 新冠肺炎影響下的中國出差——行前篇

不要「尋找」為天而活的人,而是「栽培」每個人

最開始上教會的時候,教會中有幾位哥哥,是一輩子不結婚,像神父、修女奉獻自己的時間給聖三位的人,他們被稱為『信仰明星』。然而關鍵是在於愛神、活出基督的精神,在弟兄姊妹中做信仰榜樣的人。不結婚的人不等於信仰明星,信仰明星不結婚,這是一個簡單的邏輯概念。

繼續閱讀 不要「尋找」為天而活的人,而是「栽培」每個人

就算去了天國也很辛苦,可是……

小時候,我是那種不睡到最後一刻絕不會起床的人。
早上上學時、學校午睡時,都會讓父母、同學傷透腦筋。
假日,就是吃飯、睡覺、電視佔據了我絕大的時間。
繼續閱讀 就算去了天國也很辛苦,可是……

二十幾歲的滋味:不要沮喪,總是可以做得更好的


以前我是個不太會表達的人,經歷一件事情後,多多少少都有自己內心的起伏,但往往在表達時,我只會說:不錯、還可以、不喜歡等等,用很粗略的詞彙來形容。 繼續閱讀 二十幾歲的滋味:不要沮喪,總是可以做得更好的